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站内搜索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公子闲情

间之楔(续)

小爱爱啊 咸鱼翻身

发表于 2020-11-20 08:53: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劫后初会
  背景:
  Jupiter重新制造了人工生命体 Iason,消除了所有关于Riki的记忆,保留其他记忆。

  Jupiter重新克隆了Riki,依然是正常的人类,现在在培养液中。

  注:请不要问我基因的来源,我可以跟你说来源于床单吗?正好那两天家具请假,没有收拾。。。我邪恶了。。。

  清晨,新制造体Iason从睡眠中醒来,发现Katze在他的床边,他用一个眼神来询问Katze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卧室?

  Katze禀报说:“您还记得今天的会议吗?”Iason用正常的语气说:“你在怀疑我的智商吗?”Katze悬着的心落了下来,说:“Raoul想和您同去,所以现在正在楼下等您。”

  会议结束,坐在副驾驶上的Iason沉默不语,Raoul问:“怎么了?”Iason说:“总觉得今天会上,其他人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异。”

  Raoul抿嘴一笑,Iason问:“在笑什么?”Raoul答道:“你是那种在意别人眼光的人吗?”Iason自嘲的笑了,呢喃道:“说的也是。”

  Raoul很想在Iason面前提一下Riki,看一下他的反应,但是Jupiter甚至为这个颁布了法令,任何人不允许再提到Iason和Riki的事。

  深夜,一个巨型的透明仪器前,Raoul看着仪器中蓝色营养液包围的Riki,他还在婴幼儿期。 他问Jupiter:“为什么还要制造Riki?”

  Jupiter静默了一会说:“我只是想弄明白他们的相爱是必然还是偶然,也许Riki身上携带着对Elite致命的病毒类的东西,我不想让这样的人类再出生。即使有再强的自我意思,我也无法了解人类的全部感情。”

  十七年之后,Riki同样从自己平民窟的床上醒来,克隆人Guy睡在他旁边,他俩的记忆保留到遇到Iason之前。

  Riki起来后,心情很不好,Guy问:“怎么了?”Riki有些烦躁:“我感觉好闷,今天我要出去走走,你不用跟来。”说完便梳洗了离开了家。

  Riki来到Midas,熟练的躲避警/察,身手灵活的穿梭在拥挤的人群中。

  最后他跑到一个至高点,一栋三层商场的天台,饶有趣味又带有蔑视的看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

  忽然一个格外引人注目的金发美男出现在人群中,没错,这就是Iason,身后跟着Katze,正在吃番茄的Riki看着这个金发男人忽然从心底里泛起讨厌,将番茄直直的扔向Iason。

  Iason立刻感觉到了异物来袭,用胳膊挡在脸前,于是他的袖子脏了,带着深色眼镜的他抬头看向天台,因为阳光的缘故,只能看到一个人影。

  Iason转身打算进入商场,Katze用望远镜立刻看到了那是Riki,不行,不能让他们见面,他跑上前去说:“您留步,这种小事,我去处理吧,您先去换一下衣服吧。”

  Iason想了想,的确穿脏衣服让他无法容忍,于是吩咐道:“抓到之后立刻杀掉。”

  Katze颔首说:“是。”

  天台之上,Katze只能装作不认识Riki,说:“你很有勇气,明知道我要上来抓你,居然不跑,不躲。”

  Riki高昂着头,清风吹拂着他黑色的发梢,一副无所谓的口气说:“你以为你能抓到我吗?”

  Katze笑了一下,说:“我并不打算抓你,因为还不需要我动手。”话音刚落,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察冲了上来,(战斗场面省略)被抓的Riki怒吼道:“太卑鄙了,居然以少欺多。”

  Katze心中估算了一下Iason的行程后说:“把他关进监狱7天,但是不要伤害他。”

  Riki在后面喊道:“你凭什么抓我,我只不过扔了个垃/圾。”Katze转头看了他一眼说:“可是你的垃/圾偏巧砸到了永远不该砸到的人。”

  在往住处的路上,Katze心想:7天之后Iason就会回Eos,希望不要有意外发生。


        Riki的挑衅
  就在Katze以为一切都会平安度过的时候,在行程的第6天,Iason居然打电话到警/察署,要求警长将监狱中所有住单间的危险罪犯提取,押送到他在Midas的私人住所。

  警长送来了7个囚犯,被分别关在不同的房间,Iason则坐在巨型的多窗口监视器前,看着这些罪犯。

  Katze赫然发现Riki居然也在其中,该死,肯定是因为自己吩咐不要伤害Riki,所以警/察署特地把他关在单间,以防止罪犯间的冲突。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么?或者说命中注定这两个人一定会相遇吗?

  所有的罪犯都乖乖的坐在房间中,显得有些无所适从,但是Riki动了,就那样引人注目的动了,Katze想分散Iason的注意力,轻声问:“是要做某种试验吗?”

  Iason盯着大屏幕,没有丝毫的注意分散迹象,说:“是,想了解一下第9区的人,尤其是罪犯都有哪些共同点。”

  忽然Katze的心提到嗓子眼,Riki从橱柜中拿出了一瓶类似红酒的东西。糟糕,居然把那种东西遗忘在房间里了。

  Riki的动作显然已经引起了Iason的关注,他玩味的笑了。

  Riki嗅了嗅味道,觉得蛮香的,居然像喝水一样,把瓶中的液体喝完了。然后随意的把瓶子一扔,整个人往床上一扑,翻身躺好,不管是因为什么送到这里,既然来了,就安心的睡一觉吧。

  但是,很快他的身体产生某种冲动,是那种原始的冲动。

  他开始有些烦躁,他忍不住去抚摸自己的下方,就在他仰头的一刹那,他的动作停止了,他起身,眼神锐利的盯着摄像头,镜头前的Iason忽然面对这样毫不避讳的直视,心跳猛地停了一格,但是他立刻恢复了。

  一个椅子直直的朝着镜头方向砸来,然后Iason面前就出现了一片雪花。Iason的嘴唇紧闭,猛然起身,打开监视屋的门,大步离开。

  Riki正想在无人监视的情况,赶紧解决自己的需求,他已经意识到可能是那瓶酒引起的。

  就在这个时候,门开了,Iason走了进来,他将门关上,就那样靠着门,盯着床上的Riki。

  Riki僵硬的定格在床上,这是要干什么,他咬牙道:“滚出去。”Iason并不生气,说:“因为你破坏了监视器,我只能现场监视。”

  Riki撇过头说:“你,非常的让人厌恶。”Iason挑眉,说:“没记错的话,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

  Riki一挥手,说:“是,但是也许这种厌恶是天生就带来的吧。”Iason用一种绝对优势的眼神注视着Riki,不再搭理他。

  这种沉默让Riki非常的不安,身体的躁动让他猛的翻身,紧紧抓/住枕头,Iason微笑着说:“很痛苦吧,那种酒,只要喝一杯就足以让你忘乎所以了,更何况你喝了一瓶。”

  Riki仅存的意识最后还是败给了药酒,他忽视了Iason的存在,开始自己抚摸自己。此处省略一万字。

  释放后的Riki躺在床上,胸膛因为不规律的喘息而起伏。Iason就那样邪恶的注视完全程,他冷笑了一声。

  这声冷笑刺痛了Riki的神经,他起身看着Iason,说:“这只不过是一个正常人类的需求罢了,像你这种机械人恐怕永远无法理解吧。”

  Iason的眼神一冷,走向Riki,压倒性的气势,让Riki略微有些紧张,Iason将Riki压倒,单手压制着Riki交叉的双手。

  Iason连手套都没有脱掉,他轻抚Riki的胸口,因为药物还没有完全消退,这种轻微的碰触已经引起了Riki的一阵颤抖。

  Iason的笑意更深了,他的大手移到Riki的小腹,轻轻摩挲,说:“以前,我曾经养过一只宠物狗,每次只要我抚摸/他腹部,他就会乖乖的仰躺在地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爱爱啊 咸鱼翻身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0 08:5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吃干抹尽
  Riki忍住自己的强烈感觉,声音低沉的说:“我可不是你的宠物狗。”Iason的手猛的落在了Riki的男性特征处,Riki一声惊呼,Iason满意于他的表情,此处省略两万字。
  
  再次释放的Riki独自起身,走进浴/室,Iason尾随其后。
  
  Riki是淋浴,Iason只要洗洗手。
  
  Riki洗完,带着满身性/感的水珠走出来,Iason早就到了浴/室外。
  
  Riki穿好自己的衣服看着一脸自负的Iason,忽然想到了很好的羞辱他的办法,他从口袋中摸索出100元,(亲们,原谅我用元这个货币名称吧.)伸到Iason的面前,高傲的说:“这是你用手给我服务的小费。”
  
  Iason没想到Riki会做出这种举动,本来是他羞辱了Riki,结果现在被犀利的还了回来,他的眼神开始变冷。
  
  Riki得意的笑了,他的笑让他显得异常邪魅,他接着不知死活的说:“机械人根本不懂性/爱吧?好可怜,哈哈哈,充其量也只能做到这些。”
  
  Iason冷冷的说:“你在挑站我的底线吗?”一边说,一边将戴好的新手套脱下,Riki眼神坚毅的看着Iason,Iason笑了,阴冷的说:“哼,小费,还是用你的身体来支付吧。”
  
  说完就冲着Riki狼扑过去。
  
  站在门外左边墙壁的Katze,耳中戴着监听器,他的眉头有些紧锁。
  
  因为他听到Riki时而是痛苦的低吟,时而是发自内心的呻/吟,欢乐与痛苦并存吗?随着时间的流逝Riki呻/吟开始变得嘶哑。
  
  一直持续到傍晚,声音刚结束,门豁然被打开,Katze一惊,手中的烟掉到了地上,仅披着一件外套的Iason出现在门前,他结实的胸膛展露无疑。
  
  他吩咐道:“换新的床单来。”说完走进屋子,抱起虚脱的Riki走进了浴/室。
  
  Katze换完一片凌/乱的床单后,继续待在门外。
  
  浴缸内,Iason从后面拥住Riki,轻轻抚摸/他的嘴唇,说:“怎么,已经没有力气再冲着我叫了吗?”
  
  Riki咬牙,使劲最后的力气说:“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你。”说完,便无力的昏睡过去。他的确没有想到制造出的人工生命体会连这一方面都考虑到。
  
  Iason第一次帮别人擦拭身体,他擦完后,拥着Riki睡在了床上。随后是一阵静寂。
  
  深夜,Iason猛然醒来,一把抓/住了Riki握住水果刀的手腕,他冷冽的说:“想杀了我吗?你知道偷袭贵/族是死罪吗?”
  
  Riki大吼道:“我才不管那么多。”Iason忽然邪恶的笑了,嘴角好看的弧度再次彰显了他的美丽,他若有所思的说:“看来你的体力已经恢复了。”
  
  Riki瞬间惊慌,Iason翻身将Riki压在身下,说:“精英与杂/种的区别之一就是只要想做,可以一直持续,而你永远支持不了那么长时间。”接着门外的Katze再次听到了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漫长的一夜,Katze甚至都能听到Riki在折磨中昏过去后被Iason用水浇醒的声音。
  
  第二天,Katze觉得有必要阻止一下,不然Riki会死在床上,他鼓起勇气,敲了房门,Iason并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他低沉的说:“说。”
  
  Katze回禀道:“您该准备回程了。”Iason听说后,停止了自己的动作,满身吻痕的Riki疲惫的躺在床上,他眼角的汗珠像极了无助的泪水。
  
  Iason淋浴后穿好衣服,走出门外,眼睛瞟着一地的烟头,说:“把他送回他自己的住处,收集所有关于他的资料给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爱爱啊 咸鱼翻身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0 08:54:04 | 显示全部楼层
软/禁
  Katze颔首,Riki努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但是刚下床就因为身体各处的疼痛,跌倒在地,门外的两个人都看着这个倒地后还要拼命站起来的男人。
  
  Riki扶着墙走到门口,一把抓/住Iason的衣襟说:“混/蛋,做了这样的事,就想当什么也没发生过的离开吗?”
  
  Katze一把将Riki拖了过来,用手捂住他的嘴,说:“您该启程了。”
  
  Iason从他的耳中取出窃/听器,扔在地上,从窃/听器上踩过。
  
  看着Iason离去的背影,Katze明白自己的行为的确让他有些不快。
  
  Katze将Riki收拾干净后,用悬浮车送他回到他与Guy的住处。
  
  Riki闭目仰躺在座椅上,感觉到车停了,睁开眼,准备下车,Katze问:“需要抱你进去吗?”Riki瞪了他一眼,算是回复。
  
  因为Riki的失踪在到处寻找的Guy,此时也刚好回到住处的街道,看到Riki满脸倦容的从一辆高档悬浮车上下来,异常的惊诧。
  
  Riki脚刚着地,就一个踉跄,差点摔倒,Guy赶紧冲上去,将他扶住,Riki看到Guy,忽然有些激动,他紧紧抓/住Guy的胳膊,眼神复杂。
  
  Guy没有多问什么,将他抱起,回到房间里。
  
  Riki像鱼一样滑进被子里,用被子将自己完全包裹,Guy真的非常的担心,他轻轻的俯下/身,以为Riki的眼神会是忧伤的,结果他发现Riki的眼神像一团火焰,显示了他现在非常的愤怒。
  
  Guy叹了口气问:“吃饭了吗?”Riki没有回答。Guy明白Riki的脾气,他们之间从来都是Riki占主导,他回转身体,打算给Riki倒杯水,结果Riki忽然一把抱住了他,低沉而又恳切的说:“抱我。”
  
  Guy一惊,但很快镇定下来,将Riki抱在怀里,感受着Guy的体温,Riki觉的好多了.
  
  但是Iason冰冷的眼神,美艳的俊容,以及没有一丝体温的冰凉身体,依然在他的脑中挥之不去,那种寒冷的触感,估计这辈子也无法再忘记。
  
  秋风习习的吹来,Iason用他特有的从容自信的神情站在高楼的阳台上,脑中萦绕着Katze传过来的资料,原来他有同/居的对象,“Guy”,他轻声念着这个名字。
  
  耀眼的金发在风中轻轻飘扬,因为心中缠结的各种想法,比如Riki倔强的眼神,粗/鲁的漫骂,性/感而富有弹/性的身体,人类特有的体温等等,使得这个漂亮的已经没天理的男人甚至忘记了喝他喜欢的红酒。
  
  相拥而眠的Riki和Guy早晨被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吵醒,但是他们还来不及开门,大门就被人暴力打开了,冲进来一群黑衣人,用磁波抢迅速将他们制/服,两人都来不及反应就晕倒在地。
  
        射击的乐趣
  Riki朦胧中醒来,眼前是蓝色的狭长双眸,吓的他猛的起来,正在亲吻Riki的Iason猝不及防,两人的额碰在一起,Riki在撞击中,又仰倒在床上,双手捂着自己碰痛的额头。
  
  Iason看着Riki,语速平缓的说:“你好像很痛?”Riki冷冷的说:“你以为我是机械人吗?”
  
  Riki坐起来,电磁波冲击产生的疼痛还残留在身体里,这让他非常的不高兴,他的嘴又忍不住犯贱了,他说:“你连疼痛是什么都不知道吧,真可怜。”
  
  一般犯贱的结果都很惨,Iason几下就把Riki的衣服撕的粉碎了,但是Riki这次坚决的捍卫着自己的尊严,剧烈的挣扎,Iason忍不住加大的手上的力气,忽然Riki捂着自己的左肩,惨叫了一声。
  
  Iason的大手覆上他的左肩,说:“骨骼连接异常,你有残疾吗?”Riki恨不的给他一脚,他咬牙说:“是遇上你才残疾的,好不好?你刚刚把我弄脱臼了。”
  
  看着痛的满头是汗的Riki,Iason眉头微微一皱,伴着Riki的又一声惨叫,瞬间把他的胳膊接好了。
  
  Iason从床上起来,冷冷的看着Riki,蓝色的双眸看似波澜不惊,却让人望而生畏。
  
  Riki感觉一丝寒意从脚底升起。他希望Iason能说点什么,这样多少能窥探出他的想法,结果Iason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了房间。
  
  Riki翻找衣橱,发现Iason的衣服都太大了,根本穿不了,他赌气的坐在床上,不知道Guy现在被关在哪里。
  
  Daryl捧着一套衣服走了进来,Riki与他没有过多的交流,一个陌生人而已,他穿好衣服,考虑着怎么从这里逃出去。
  
  Daryl见他穿好了,开口说:“请您跟我到这边来。”Riki不知道他们又要搞什么鬼,只好跟在他的后面。
  
  穿过蜿蜒的走廊,来到一个阳台,一身休闲打扮的Iason已经站在那里,带着茶色眼镜,手里拿着激光短枪。
  
  Riki最不想见到这个傲慢的男人了,他停步不前,Iason头也没回的说:“下面可是有你重要的东西哦。”
  
  Riki一惊,跑上前去,发现这个是如同罗马斗兽场一样的环形建筑,中间是空地,空地中间Guy被绑在十字架上。
  
  现在是在三楼的位置,Riki呼唤Guy,Guy抬起头寻找Riki的身影,找到了他,并作出了回应。
  
  Iason冷傲的说:“好了,会面结束,我会打5枪,你来选择打哪里?”Riki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大吼:“你疯了吗?Guy又不是枪靶。”
  
  Iason果断的打出一枪,正打在Guy的左肩膀上。
  
  鲜血立刻染红了Guy衣襟,Riki抓/住Iason的手,浑身颤抖,说:“不,不要。”Iason将Riki的手拿开,冷酷的说:“如果你再不选,这一枪我会直接射击心脏。”
  
  Riki看着Iason冷的刺骨的眼神,知道他说道做到,他哽咽的说:“我选,我选。”他看着十字架上的Guy,泪流满面,说不出话来。
  
  忽然一个红点落在了Guy的心脏处,Riki抓狂了,大喊说:“胳膊,我选胳膊。”Iason残忍的继续追问:“左边?还是右边?”
  
  Riki底下头,握紧拳头说:“左边。”枪声狠狠的刺痛着Riki的心脏。鲜血一滴一滴的迅速从Guy的左臂上流下。
  
  Iason如同地狱般的声音再次传来:“继续。”
  
  经过痛苦的一段挣扎后,终于把枪数都打完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爱爱啊 咸鱼翻身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0 08:54:18 | 显示全部楼层
身体的掠夺
  Riki用力擦干自己的眼泪,用他特有的坚毅眼神望着Iason,说:“现在满意了吧,赶紧送他去医治。”
  
  没有看到期望的哀求眼神,让Iason非常的不高兴,他淡淡的说:“你的五发点完了,还有我的五发,选哪里好了,选心脏吧。”
  
  Riki懵了,他不明白这个魔鬼究竟想干什么,他有些歇斯底里的暴吼:“你究竟想怎么样?”
  
  Iason认真的看着Riki,轻声的说:“求我。”Riki立直了身体,努力压抑心中的痛苦,说:“求你,求你放过Guy。”
  
  Iason抬了抬下巴说:“你都是站着求人的吗?”Riki听了,身体一颤,他皱紧了眉头,跪了下来。
  
  Iason依然不看他,Riki忍不住冲上去抱住Iason的长/腿,哭着说:“求你,求你放过guy,不要杀他。”
  
  Iason惊讶于Riki的举动,他得到了Riki的哀求,本来他该高兴的,但是一想到Riki为了Guy可以放弃自以为傲的自尊,又让他万分恼火。他低声命令家具将Guy带去医治。
  
  然后他一把拉起Riki,拖着就走,他来到卧室,一把将Riki扔在了大床上,低沉的说:“如果真心想求我,就要有所觉悟。”
  
  Riki看着Iason,毫不犹豫的将衣服都脱掉,他大有视死如归的架势。Iason的眉头一皱,但是他的眼神还是因为触及Riki完美的身体而变的柔和,Riki的身上总是散发出淡淡的芳香,是他特有的体/香。
  
  Iason也来到了床上,他抚摸着Riki的面颊,觉得手/感一流,光滑细腻。他看着Riki因为愤怒而抿紧的嘴唇,轻声说:“吻我。”
  
  Riki的身形比Iason小很多,他伏在Iason的胸前,吻上他薄薄的唇,柔软却没有一丝温度,Riki主动伸出自己的小/舌,Iason满意于Riki的主动,他允/吸着Riki口中的每一寸芳香。
  
  Riki的呼吸因为接吻开始有些困难,于是喘息慢慢加重,当他想离开时,Iason却揽住了他的腰,Riki无法离开,他觉得自己快要缺氧了,Iason却仍在贪婪的享受着彼此间的湿吻。
  
  RIki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却无意间碰触了Iason的坚/挺,他一惊,不敢动了。Iason放开Riki,说:“怎么了”
  
  Riki像死鱼一样躺在了床上,说:“赶紧做完吧。”Iason说:“你的意思是不用前/戏,直接做吗?”Riki将头扭向一边,算是默认。Iason有些莫名的生气,他猛的进如Riki的身体,Riki立刻痛的浑身蜷缩在一起,他的手抓紧床单。
  
  Iason的大手捂住Riki的手,他在Riki的耳旁低吟:“怎么?很痛吗?”Riki咬紧牙关,依旧不理他。Iason开始大力运动,像是在惩罚Riki的冷漠。
  
  Riki终于不顾羞耻的大声呻/吟起来,因为真的很痛。Iason的嘴角上扬。
  
  处在Iaosn身下的Riki抓/住Iason的胳膊说:“停一下,求你停一下。”Iason将他的双手,按在两边,继续自己的动作,完全不理会Riki的哀求。
  
  RIki的眼泪再次流了出来,渐渐的疼痛感消失,Riki的身体开始泛出红晕,Iason看着RIki剧烈起伏的胸脯,以及身上密布的细细汗珠,觉得异常的性/感诱人。
  
  他亲吻Riki的胸/部,Riki在他上下的刺/激下头向后猛的仰去,浑身绷直,他释放了自己,甚至有些沾到了Iason的身上。
  
  Iason停下了自己的动作,静静等待Riki的平静。Riki的眼神有些迷离,半睁半闭。
  
  Iason亲吻着Riki的耳/垂,说:“好了吗?我要继续了。” Riki惊恐的睁大双眼,Iason将Riki翻了个身,从后面进入,房间里再次响起Riki分不清是欢乐还是痛苦的呻/吟。
  
  整整持续的一夜,变换了好多动作,Riki虚脱的几乎要晕倒,他已经没有任何可以释放的东西了,他觉得自己的嗓子干燥的能冒出火来。
  
  看着身下意乱情迷的Riki,Iason终于到了巅峰,这种快/感从他的下腹一直传播到他全身的每一寸,包括指尖,让他的手都有些微微发抖,他闭上了眼睛,静静的体会着从未有过的奇异感觉。
  
  最后Iason从后面抱住RIki,想拥他入睡,riki用尽最后的力气将他推开,他抓过Iasoon的外套,将自己包裹后走下床,来到阳台边,看着渐渐泛白的天空。
  
        神秘礼物
  Iason也随意的披了一件衣服蔽体,下床朝Riki走去,Riki看着Iason一副胜利者的面容,心中升起怒火,冲他说道:“你永远都只能得到我的身体而得不到我的心。”
  
  Iason眼神没有波澜,回敬说:“我想要的也只是你的身体而已。”两人对视着,各自用自己的纠结而复杂的眼神盯着对方。同时两人的心都被对方的话刺的滴血。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Iason变换着各种方法来磨灭Riki的野性,但是总是不顺利,Riki总是在某些特定的时候狠狠的回击Iason,尤其是当Riki被Iason用性/爱折磨的时候,Riki有些时候会忍不住喊出Guy的名字,这对Iason是深深的刺/激。
  
  记忆消除室中,Iason看着Guy的记忆画面,里面有他跟Riki缠/绵的种种画面,有他跟Riki相依为命的种种回忆,Guy记忆中的Riki总是笑的很灿烂,连生气的时候都是妩媚多情的。
  
  这让Iason无法忍受,他猛的加大电流,Katze小心的提醒道:“电流再大下去,他会变成痴/呆的。”
  
  Iason冷冷的说:“我不在乎。”Katze说:“但是RIKI在乎,他会恨你。”
  
  Iason盯着因为电流加大而痛苦的皱眉的Guy说:“难道他现在不恨我吗?”Katze缓缓的说:“请您千万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啊。”
  
  Iason优雅的站了起来,说:“后悔,在我的字典里,没有后悔这两个字。”他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一下说:“把Guy调/教好。”
  
  这天,当Iason将Guy送到Riki的面前时,Riki激动的手中的烟都掉落在地上,他冲上前去紧紧的抱住Guy,谁知Guy却将他礼貌的推开说:“请您不要这样。”
  
  Riki立刻察觉到了异样,他假装镇定的说:“Guy,是我啊,我是Riki。” Guy仍旧没有一丝表情,Iason将RIki揽进怀里温柔的述说着残忍的话:“Guy现在的身份是活家具,以后他负责照顾你的一切,你一定很高兴吧,自己心爱的男人来调/教自己,然后把调/教好的你献给别人。”
  
  Riki努力从Iason的怀中挣脱,说:“你说什么,活家具?”
  
  Riki明白,那就是意味着Guy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了。
  
  Iason玩味的看着Riki慌乱的表情,说:“是,而且我已经消除了他所有的记忆,所以他不会有任何痛苦,有痛苦的是那些有记忆的人,比如你。”
  
  听到这里,Riki再也忍不住了,他挥起拳头向Iason打去,却被Iason一把抓/住,反制在怀里,他的笑容非常的美艳。Riki骂道:“混/蛋。”
  
  Iason摩挲着Riki的面颊,低声说:“你还没有听我说完,等他把你完全训练好呈现给我的时候,我会把所有的记忆的都还给他,恐怕那时候,才真正有好戏瞧吧。”
  
  Riki在Iason怀里大吼道:“畜生。”回复他的只有Iason开心的笑声。
  
  Riki抓/住一切机会跟Guy讲述他们以前的故事,包括Guy准备早饭的时候,给他洗澡的时候,为他洗衣服的时候,打扫卫生的时候,但是Guy永远是同一种表情,仿佛在听别人的故事。
  
  这一天,Riki将Guy堵截到厨房,他对Guy说:“就算你已经失去记忆,但是你愿意这样一直过仆人的生活吗?”
  
  Guy问:“您是什么意思?”Riki靠近Guy,看着他,说:“Guy,就算你忘记了我,但是我不会把你一个人丢下的。”说完他有一丝犹豫的吻了Guy一下,Guy的眼神产生一丝波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爱爱啊 咸鱼翻身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0 08:5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惩罚
  深夜,Riki已经准备入睡,传来敲门声,Riki问:“是谁?”Iason说:“是我。”
  
  Riki起身开门,Iason冷魅的看着Riki,俊美的面颊上没有一丝透露情绪的表情。
  
  Riki忍不住戏谑道:“就算你的房子着火了,你的表情也最多是皱下眉头吧?”
  
  Iason一边走进来,一边说:“那种事情还不足以让我皱眉。”Riki随意的往床上一坐,说:“那什么事情会让你皱眉了?”
  
  Iason朝Riki走来,走到他面前,俯下/身,认真的看着Riki说:“比如,自己的宠物向家具出手。”
  
  Riki一惊,身体有些僵硬,他问:“谁是你的宠物?”Iason取出一个盒子,拿出里面的项链,优雅的给Riki戴上,然后伏在他的耳畔,低声说:“你。”
  
  Riki预感到不妙,Iason说:“你在颤抖,是在害怕什么吗?”Riki转过头,轻/咬自己的下嘴唇。
  
  Iason说:“知道是谁跟我说的吗?”Riki冷笑一声说:“你有那么多的监视器,还用别人说吗?”Iason立直身体,对Riki说:“是Guy。”
  
  Riki听了微微有些震惊,他反驳道:“你休想来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Iason笑了,多少有些苦涩,说:“你太小瞧我了。”
  
  他击了两下掌,Guy走了进来,Iason说:“将你今天跟我说的话,再说一遍。”
  
  Guy颔首,低声禀报道:“Riki打算逃跑,并且他吻了我。”Iason说:“你可以出去了。”
  
  Riki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他努力抑制心中的愤怒和痛苦,拼死的支撑自己不要表露出任何异样,这样Iason就赢了。
  
  Iason看着冷漠的坐在床上的Riki,说:“你比我想象的要冷静啊。”Riki钻进被窝,用被子蒙住自己说:“你要说的已经说完了,请回吧。”
  
  Iason脱掉自己的外袍和衣服,掀开被子,坐了进去,他扳过Riki说:“怎么办呢?要不要惩罚一下不听话的宠物呢?”
  
  Riki知道自己逃不掉,只能默默忍受,也许并不是完全的痛苦,当他沉沦时,便会有一种从未体会过的快乐。
  
  Iason亲吻Riki的锁骨,允/吸着他身上的芳香,Riki依然无法抵抗Iason如同有魔法的亲吻与抚摸。
  
  但是今天有些不同,当Iason温柔的进入时,Riki因为腹部的收紧,感觉有些不对劲,他一边喘息着,一边抓/住Iason,阻止他进来,他说:“今天就到这里吧,我的肚子有些痛。”
  
  Iason笑了一下,抚摸着Riki的面颊说:“真是差劲的借口啊。”他依旧继续,Riki知道让他停止是不可能的,他努力抑制腹部的疼痛,但是疼痛却越来越剧烈,终于Riki在一声惨叫中昏了过去。
  
  Iason惊诧,他低头看时,发现床单上的一大片血迹,他迅速的穿好衣服,用床单包裹着Riki,抱起他,一脚踹开大门,朝楼下冲去。
  
  楼下的Guy看到这一幕有些惊愕,Iason命令道:“马上准备车,送我们去医院。”
  
  悬浮车上,驾驶位上的Guy通过后视镜瞟了一眼后座上的两个人。
  
  此时Iason紧紧将Riki抱在怀里,鲜血依然从他的体内往外流淌,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爱爱啊 咸鱼翻身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0 08:5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流/产
  Iason的眉头紧锁,Riki恍惚中醒来,没有搞清自己在哪,他看着Iason说:“我要死了吗?”Iason看着迷迷糊糊的Riki低声说:“我不会让你死的。”
  
  Riki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说:“想不到临死还能看到你紧皱眉头的模样,居然有些心疼。”说完,他再次昏睡过去。
  
  Iason痛苦的将头埋进Riki的肩头,虽然他紧紧的抱住Riki,仍然感觉到他的生命在一点一点从他手中流走。
  
  医院急救室门口的长廊上,Iason静静的端坐在长椅上,此时Katze的话在耳边萦绕: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Iason的内心饱含挣扎与痛苦,他一向整洁的衣服上沾染着Riki的点点血迹。
  
  Raoul因为有事,刚好到医院里来,他看到了长廊上Iason,觉得他完全不是平时的状态,虽然平时也总是平静如水,但这次从他周围都散出淡淡的哀愁。
  
  Raoul轻轻的说:“好巧,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Iason依然保持静止,没有反应。Raoul看了一眼急救室,已经猜到谁在里面。
  
  忽然急救室的灯灭了,响起开门声,Iason起身,走到刚刚出门的医生面前,没有开口。
  
  医生摘下口罩,说:“已经没事了,正在给他输血,他现在很虚弱。” Iason绷紧的神经终于得到缓解,他顿了一会,开口说:“什么原因。”
  
  医生感觉有些为难,但是他还是鼓起勇气说了出来:“他流/产了,怀/孕1个月左右。”
  
  Iason和Raoul全都愣在了那里。
  
  医生离开。
  
  Raoul来到Jupiter面前:“我有很多疑问。”Jupiter说:“正如你所看到的,Riki的身体里有两套生/殖系统。”
  
  Raoul问:“为什么?”Jupiter说:“在培养他的时候稍微做了些改动,为了Iason。”
  
  Raoul疑惑,Jupiter缓缓的说:“的确,这次我对Iason也做了很大的改造,所以他可以有自己的孩子,我把他做的更像人类。”
  
  Raoul问:“这样好吗?管理者堕落成人类。”Jupiter没有回答,Raoul行礼后离开。
  
  清晨,一道耀眼的阳光射了进来,Riki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坐在他病床前的Iason,虽然一天一夜没有睡觉,他毫无倦容,总是神采俊逸。
  
  Riki心中感叹,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么好看。Iason见他醒了,温柔的问:“饿吗?”
  
  Riki摇了摇头,说:“你不用去上班吗?”Iason说:“已经迟到10分3秒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爱爱啊 咸鱼翻身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0 08:5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出逃
  Riki说:“那还真不像你的作风。”Iason起身说:“你好好休息,我晚上来接你回家。”等Iason走远,Riki呢喃道:“回家,那里真的是我的家吗?”
  
  在Iason接Riki回家的路上,Riki一直沉默不语,Iason问:“肚子还痛吗?”Riki低头说:“我是怪胎吗?”
  
  Iason将Riki拦在怀里,说:“谁跟你讲的?”Riki苦笑:“医院都传开了,还需要别人来特地跟我讲吗?”
  
  Iason单手抬起Riki的下巴,让他面向自己,说:“不管你是什么,你都是我的Riki,我最在乎的人。”
  
  那一段时间,Riki和Iason的关系似乎缓和了很多,Iason也渐渐放松了对Riki的监控,但是某一天,Riki看到了在花园中种花的Guy,阳光下,他第一次露出真心的笑容。
  
  Riki忽然明白,即使他没有了记忆,但是作为一个男人,变成家具对他的打击还是非常大的吧,只有在自己喜爱的花草面前,才会展露笑容的Guy,自己对他有太多的亏欠。
  
  Riki来到Guy的面前,说:“你开车带我出去兜风怎么样?”Guy有些犹豫,Riki拿起自己脖子上戴的项链,说:“有这个,你还怕我会丢吗?”
  
  Guy取来悬浮车,说:“只能在摄像监控范围内行动。”Riki笑了一下,美丽而有韵味的笑容让Guy的心跳停顿了一下。
  
  Riki在Guy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给了他一拳,Guy晕倒,Riki把他搬上车,将他的手捆的结结实实,开着车离开了。
  
  随着他们冲破紫外线防护,警报声就立刻响起,追捕者立刻出动。
  
  Riki驾着车飞速行驶,他对副驾驶上昏睡的Guy发誓,一定要还他自/由。
  
  但是寡不敌众,很快Riki的上下路都被封/锁,后面还有追捕他的车,Riki一狠心,将车开进了海里,在触及海面的时候,他拖着Guy跳出车外,按下了车的自爆装置。
  
  Iason正在自己的办公地点和Raoul交谈,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按了免提,电话中的信息让他猛的站起,他听完后,将电话摁掉,立刻打开桌面上的追踪屏幕,他紧紧的盯着发光点。
  
  发光点一动不动,难道Riki真的死了吗?Iason紧闭薄唇,忽然发光点移动了,Iason的眉头有所舒展,Raoul轻声说:“也许是鱼吃掉了项链。”
  
  Iason的眉头再次紧锁,直到发现发光点已经移动到陆地位置才微微松了口气,他已经知道了Riki要去那里,他带着自己的十人小队出发了。
  
  苏醒的Guy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破旧的床上,自己还被五花大绑,Riki见他醒了,欣喜的说:“Guy,你看,这是我们以前住的地方,你还记得吗?”
  
  Guy说:“请你立刻送我回去,你这样,只会害死我们两个。”
  
        劫难重演
  Riki坐在床边,低声而落寞的说:“Guy,我们不可能回去了,我想如果我死了,Iason就会放过你吧,死是唯一获得自/由的方法,死在外面,死在自己熟悉的地方,那是我最好的归宿。”
  
  Guy惊诧,Riki按下了自己手中的开关,他拖起Guy,从后门将他扔了出去,在关门的一刹那,他对Guy说:“如果有一天,你还能记起我,就带瓶酒来这里吧,让我知道。”
  
  说完他关上了门,Guy躺在地上,努力挣扎,但是却无法挣扎开。
  
  Iason来到前门,后面跟着他的手下。Riki坐在床沿上,大喊:“不要进来。”
  
  Iason停步,房间里只有Rki一个人。Riki举起手中的遥控器,说:“我死了,就放过Guy吧。”说完,他闭上了眼睛,一股晶莹从他的眼角滑落。
  
  Iason立刻意识到了一切,一声爆破响起,屋顶直直的朝Riki落下,Iason一个箭步冲了上去,Riki以为自己会死去,但是除了灰尘落下外,别无他物。
  
  Riki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让他震惊,Iason用自己的身体支撑着坍塌的屋顶,他精美无暇的脸上首次沾上了一点灰尘。
  
  微微皱起的眉头,显示了他现在的吃力,他低声说:“Riki,没事吧?”听到这句话的Riki,记忆之门仿佛豁然打开。
  
  回忆起一切的Riki嘴唇微微发抖,他哽咽道:“你是笨蛋吗?为什么?”
  
  Iason嘴角露出优美的弧度,说:“不管多少次,我的选择都是一样啊。”
  
  说完,他一把抓/住Riki用尽力气将他甩出,在Riki被甩出门外的一刹那,他自己向后仰躺下去,房屋整个都坍塌了,Iason被掩埋。
  
  Riki跌坐在一片废墟面前,泪水决堤,他大喊道:“混/蛋,混/蛋,你明知道我不愿意欠任何人的人情,尤其是机械人的人情。”
  
  Raoul出现在Riki的身后,他命令道:“把废墟清理掉。”
  
  当Iason被挖掘出来的时候,他的面容安静,没有任何痛苦挣扎的迹象,优雅的躺在哪里。
  
  Riki冲上去,将他脸上的灰迹擦掉,泪水一滴滴的落在Iason的身上。Riki轻轻扶起Iason,让他靠着自己。
  
  Riki呢喃道:“我该怎么办,我所欠你的一切,该怎么偿还。”
  
  “给我生个小孩,算是利息,至于债务,就用你的一生来偿还吧。”Iason睁开眼,满眼笑意的看着Riki。
  
  Riki惊喜的看着复活的Iason,说:“怎么会?怎么会?”
  
  Iason起身,将Riki抱紧,说:“不管你相不相信,奇迹都出现了。”
  
  Iason来到Jupiter的面前,看着她,没有说话。
  
  Jupiter说:“看来,我对你使用新的材料,是对的,不然我将再一次失去你。”
  
  (谜底大揭晓:由于上次的事故,Jupiter对Iason的制作材料做了改革,所以他现在的身体是不怕压滴。)
  
  Iason说:“我已经回忆起所有的事情了,Riki也是。” Jupiter说:“因为【Riki,没事吧】,是你们的记忆解锁密码。”
  
  Iason问:“为什么?”Jupiter说:“简单来说,作为制造精英的我,把所有的精英都视同自己的孩子,而你,是我最在意的孩子之一。”
  
  Iason沉思,Jupiter接着说:“让自己的孩子幸福,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爱爱啊 咸鱼翻身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0 08:55:31 | 显示全部楼层
落幕
  Iason和Riki带着自己的孩子Angle 来到Guy的花店,Guy带他们到花店后的巨大花园中,花园中有个石桌,让他们坐在那里喝茶。
  
  Angle很喜欢Guy,缠着他不放,他说:“叔叔,他们两个都让我叫他们爸爸,那谁是我的妈妈?”Iason依旧面不改色,优雅的欣赏着花朵,Riki的额头露出一滴冷汗,嘴角抽/搐。
  
  Guy看了一下这两个人,将Angle抱了起来,岔开话题,说:“带你去看一种好玩的植物。”
  
  Guy指着一种长相奇特的植物对Angle说:“看,这是猪笼草,它会抓小虫子。”
  
  Angle认真的盯着猪笼草,当发现它抓了一只小飞虫时,高兴的手舞足蹈。
  
  但是当猪笼草吃掉一只蜜蜂时,Angle一把抓/住猪笼草,大喊:“吐出来,蜜蜂是益虫。”
  
  Riki奇怪的问Iason说:“蜜蜂的事是你教他的吗?”Iason微笑着摇摇头,Raoul出现在花园门口,说:“是我教他的。”
  
  Guy笑着说:“欢迎,一起来喝茶吧。”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gongzi X3.4 © 2009-2021 xianq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