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站内搜索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公子闲情

《[重生]控心》BY晨妆(现代校园 同时重生 温柔攻X复仇受 ...

野原新君 鱼塘之主

发表于 2020-9-30 16:5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控心》作者:晨妝【完结】

文案:
     一生的结束,另一世的开始。

时光让他们回到了悲剧发生之后,惨剧发生之前。

他说:“蒋恩之,别用你那染血的手指着天发誓,更别用你那肮脏的嘴去说漂亮的谎话。相信我,你最爱的那具身体会将你毁的很彻底。”

他们相识的时间很晚,相知的时间很短。霓虹闪烁的夜里,他写下了前世的记忆,深深叹道,“还好,还好……还好回到了我们相识之前,小墨,我不会再让前世的误会牵绊我们这一生的幸福。”

带着前世的憎恨在今生按照计划相爱。自以为对彼此都了如指掌,却不知计划都在各自心里,眼睁睁的看着爱结成了解不开的网,恨成了解不开的结。深爱、深伤之后看着彼此溺亡,任谁也逃不出谁的手心,看爱成殇。


分享帖,侵权删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野原新君 鱼塘之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9-30 16: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序章

    “如果可以重来的话,我不需要回到多久之前,只要回到认识你之前就好。”一辆大卡车从身旁驶过,他按亮了手机屏幕看了看时间,长叹一声,然后又从电话薄中找出了一个号码。默默的注视了许久。
  白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过去,随着夜晚的到来,城市的霓虹又开始闪烁。他走上了天台,点了一支烟。烟圈从口中吐出,然后徐徐的在面前散开,他轻轻地勾了勾嘴角,轻蔑的笑了一声。随手将还在燃烧着的烟丢在了地上。一只小花猫从花盆中央窜过,谨慎又小心的走到他的身边,十分好奇的嗅着那离他不远还在燃烧着的香烟,然后一个喷嚏无预兆从猫的鼻子里打了出来。打破了这份死一般的沉静。
  “小墨,这么晚找我是有消息了吗?”蒋恩之气喘吁吁的道,在接到卿墨的电话后他什么也没想的就放下了手中所有的事一路狂奔了过来。
  “有消息了。”卿墨仍然背对着他,两手握着一个廉价打火机惶惶不安的胡乱按着。
  “凶手是谁?”蒋恩之顿时眉开眼笑,长途奔跑的疲倦顿时消失不在,他两手落在卿墨的肩上,将他背对着自己的身子转了过来,“以后……”
  对上卿墨此刻的表情,他那些已经到了口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前一刻的兴奋都换做了这一刻的心疼与不安。笼着卿墨两肩的手也缓缓地松了开,小心的摸着他苍白的脸庞,“脸色怎么这么差?还哭过了?”
  “有消息了,你不担心吗?”卿墨嘲笑着问。
  蒋恩之有些莫不着头脑的看着他,微微一笑,宠溺的捏着他的鼻子,“真是笨蛋,能找出凶手,让我安心还来不及呢。是谁?”
  “是……你……”
  语气低沉而绵长。
  蒋恩之挤了挤眉头,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般,又问了一次,“是谁?”
  “是你!对吧?”卿墨也同样的不敢相信,可他手里握着的证据正在说:蒋恩之就是害死自己表哥的凶手。
  “不是!”蒋恩之果断的回答。并不容拒答的反问,“是谁告诉你的?”
  “你自己留下来的证据。”卿墨收回了注视着蒋恩之的视线,往后退了一步,“今天找你来,只是想亲口问你一声。明天我会将证据交给警察,是或不是都由警察来判断。”
  “小墨……”蒋恩之无奈的叫了一声,不安的道,“证据肯定有问题!”
  “凭什么相信你。”
  蒋恩之步步紧逼,卿墨步步后退。
  “给我看一眼!”蒋恩之有些生气的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野原新君 鱼塘之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9-30 16:5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相信你。”卿墨两手紧握成拳,又往后退了一步,已经退到了天台的边缘。
  一句‘我不相信你’深深地将他定格在了原地,就在前天夜里,他还依偎在他怀里说,“这个世上,除了你,我不知道我还能依靠谁,信任谁。”
  “恩之!一定要阻止他!他什么都知道了!”柳倾情跌跌撞撞的跑上了天台,莽撞的撞在了蒋恩之的身上。蒋恩之亦狠狠的撞到了卿墨的身上。
  突如其来的撞击和突如其来的话,仅仅一瞬间,便结束了一世的纠缠。身体快速的下坠之间,蒋恩之紧紧的握住了卿墨的手,张口却发不出一点儿的声音。浑浊的空气肆意的从口扑进了喉,堵住了他的气息。
  “如果可以重来,你能真正的相信我一次吗?小墨……”
  柳倾情狼狈的爬在天台上,俯视着楼底并不清晰的血腥场面,“蒋恩之,这是你欠我的!”她的手摸上自己的小腹。眼角的泪水伴随着温馨的笑容蔓延开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野原新君 鱼塘之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9-30 16: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001 重生相遇】
  “叮叮咚咚的……搞甚么名堂——深更半夜的要不要让人睡觉了!!!”传来了后母抱怨的声音。
  他被凌晨的闹钟震醒了过来,拿过那个黑色的闹钟,看了看指针,十二点十分了。闹钟也不知是第几次响起了。难怪后母会生气,后母本来就不同意他转学,这段时间总是给他安排各种事,让他没有时间停下来办理转学手续,可倔强的他还是独自办好了转学手续,并且到新学校报到的时间就在后天。白天后母给他安排了很多事让他没有时间停下来收拾行李,所以他只好将收拾行李安排到自己的休息时间。
  将闹钟调整到零点自然也是约定自己要在零点之前收拾好,然后准备入眠。可刚才竟然一不小心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而且还做了一个似真非真的梦。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拍了拍额头,将闹钟放到床头。他这一次的坚持完全的惹怒了后母和父亲。父亲是个酒鬼,所以他根本不用考虑父亲的意见。这个后母——虽然她并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但他对她也有几分尊敬。
  他的母亲在生下他后不久就跟别的男人跑了去,原因很简单,——受不了自己的酒鬼父亲,并且为生下他而感到可耻,所以就抛下这个不算家的家走了。
  他的母亲走后,父亲越发的放肆,年迈的奶奶为了给自己的孙子留条后路,花重金找了个媒婆。又是送钱送礼走完了前门和后门,说烂了三寸巧舌终于在农村找到了一个让自己满意的儿媳妇。临死前将自己的一半家业都留给了儿媳妇,还有一半留给了他那个酒鬼父亲。当然,也给他留了一部分。
  卧室的门被推开,后母正穿着睡衣斜站在门口,绕了绕头发,打着哈欠道。“收拾好了就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野原新君 鱼塘之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9-30 16:59:16 | 显示全部楼层
 他擦了擦还嵌有液体的眼睛,点了点头,慵懒的应了声“嗯”。然后目送着那个女人离开,他又才重新关好门,忽的一下倒回了床上。凭着良心说,他的后母对他还不错,可他就是不怎么喜欢她,两人一起生活了十多年,他从来没有叫过她一声‘妈妈’。
  “还好只是一个梦……”他松了口气的,看了看随意放在房间里的大包小包,那些都是他明天需要带走的。
  关上了灯,夜空下的霓虹之光又映入了窗,那个梦又时时的萦绕在脑子里,扰的他毫无睡意。
  “那……真的只是梦吗?”他不信的自问着。那么逼真的画面,怎么可能是梦。
  他们一起从九层高的楼上坠了下来,他还清晰的听到那个女人说:恩之!一定要阻止他!他什么都知道了!
  “恩之……”
  在床上辗转多时,睡意早已消失不在。他的脑子里,嘴里,只念着‘恩之’这两个字,那是一个人的名字,很奇怪的名字。
  在那场似真似假的人生里,他曾与这个人多次缠绵,多次相约未来……每次在床上他总是会被他弄得神志不清,然后在他怀里听着他憨厚的呼吸入眠。
  “不!”那个梦在脑海里来回了很多次,他难受的打开了灯,“那不是真的!……一定……一定是因为自己太想找出害了表哥的人才会做的噩梦……”
  对,那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的话,那就真的太残忍了。自己怎么可能爱上除了表哥以外的人。自己爱上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是强\奸了表哥,害了表哥的人!如今表哥还在病床上躺着,他却做了一个这样的梦!那是对表哥的不公平,就算是假设或梦!他都不容许有这样的假设和梦!
  “小墨,小墨……”后母轻轻地拍着他的脑袋,柔声的唤着,美丽的手在他额上停留了一霎,惊慌的叫道,“哎呀!昨天还好好的怎么烧成这样了!”
  “小墨!!”后母担心晃了晃他的身体。阳光已经洒进了房间里。他痛苦的翻了个身,埋在枕头下的头翻了出来。枕头被他一不小心丢到了地上。
  见他动了,后母惊慌的瞳孔瞬间宁静了许多。拽着他的胳膊说,“起来!我带你去医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野原新君 鱼塘之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9-30 16:59:23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伸了个懒腰,阳光刺进了眼中,他痛苦的揉了揉眼睛,慌慌张张的坐了起来,拿过了闹钟看了看时间,“啊!”一声划破天际的惨叫。“都九点了!”
  “闹钟都叫坏了也不见你起来!”后母埋怨的看了他一眼,“先洗把脸,火车票我已经让钟叔帮你改签了,我去把早饭热一热。”
  “谢谢”他呆了会儿,也只挤出了这么两个字。
  这个后母什么都好,就是太过死板和杞人忧天了,一点都不像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女性。她最害怕的就是怕自己老了没人陪她,父亲生平就一个爱好,嗜酒。对女人男人金钱都没有兴趣,只对酒有兴趣。因为这个原因,她也生不出孩子,所以便将希望寄托在了卿墨的身上,可卿墨又偏偏不认她这个母亲。
  洗漱完毕后,后母已经将感冒药和早饭都准备好了。卿墨随便吃了两口,又在后母的监督着吃下了感冒药,然后又睡了几个小时。差不多到了赶火车的时间,后母才叫醒了他。并送他到了火车站。
  卿墨并不希望有人知道自己有一个只大了自己十三岁的母亲,走在外面他也不与她说话,两人都默默的走着。看着他进了候车厅,她才叹息着转身。走了几步后拨通了卿墨的电话。
  “还有什么事?”电话那头仍是卿墨有些不耐烦的声音。
  她为难的垂下了头,斜斜的长刘海滑了下来,挡住了半边脸,她低沉着道,“到了县城,离老家也近,要是不想回来可以回老家看一看,你姥爷他们也还在。”
  “知道了。”
  “嗯”她嗯了声,将手机放在耳边很久,直到嘟嘟的声音都连续了很久她才念念不舍的挂了电话。放在这个世界,她真的是一个奇女子。
  在火车上坐了近七个小时,终于到了县城。背着背包,拉着行李箱走出了火车站,上了县公交,他一直都坐在靠窗的位置。车开动的时候,他总是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景问自己:那是梦还是真。
  他不记得那个未来的梦里,在自己离家的时候后母有来送过自己,也不记得自己有错过车的时候。或许,那只是一个梦吧!
  他转来这所学校也是因为表哥念的是这所学校。表哥也是在这所学校才发生了那些事,还差点夺去了表哥的性命。警方给出的结论是失足坠楼,而他不信,似他表哥那般谨慎的人怎么会失足坠楼。再说有谁失足会从有围栏的天台上失足掉下来。
  又是一个站,他站在站台上,看着这熟悉的风景,还有那些熟悉的店面,那个梦里他曾经在这里流转了好久,与那个叫恩之的人转遍了这个城的每一个角落。这里的每一处都留有关于他们的回忆。
  “恩之……”密集的人群,车如流水的对面,那个修长挺拔的身影正走在人群中间,走在他身边的是那个叫柳倾情的女生。
  柳倾情正挽着他的胳膊与他有说有笑的走在大街上。转瞬,两人走进了一家服饰店然后消失不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野原新君 鱼塘之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9-30 16: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卿墨呆呆的站在路边,来往的车辆和人群都不断。蒋恩之和柳倾情进了那家首饰店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他一直望着那家店门,等了一个下午,也不见有人出来。
  “同学……同学……”一个声音在卿墨耳边不断的响起。
  “同学”那个叫他的人又拽了拽他的胳膊。卿墨这才回过神来,草草的看了他一眼,支吾着道“有事吗?”
  “我看你在这里等很久了,你是要去哪?需要帮忙吗?”那个人好心的问道。
  卿墨越听越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这才仔细的去看那个人,那是一张十分熟悉的面孔,在自己的记忆中,这个男生的名字叫司徒风,他有一个好听的姓,还有一个很有武侠范的名,更主要的是还有一张讨女生喜欢的俊脸。
  “我……”卿墨的表情瞬间变得呆滞。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胡乱跳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野原新君 鱼塘之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9-30 16:59:37 | 显示全部楼层
【002 这算是初遇吗?】
  卿墨笑了笑,一抹说不清的情绪混合在浑浊的目光之中,任由霓虹闪烁,他木讷的站在原地,时光停留在这一刻。——原来是真的!临死前的那份痛,他的谎言,柳倾情在情急下说出的真相。——这些都是真的。包括自己与他的缠绵。
  意外身亡,自己真的回到了认识他之前。
  “额,不用了,我认识路。”卿墨拒绝了司徒风的好意。既然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这次他绝对不会让自己死在蒋恩之和柳倾情的手里。
  前世今生混在一起,甜蜜与悲痛交融。卿墨拉着行李箱走入了人群。决绝的背影书写着‘不回头’。
  司徒风也被他苍白的面孔吓着了,恐慌的点着头,“哦”虽然司徒风也很担心这个不认识的新同学,但他也不敢跟上去。刚才那张脸,那绝对不是一个活人的脸!苍白、沧桑、凄凉、狰狞、恐怖,甚至还恐怖的很妖冶……所有代表着绝望和痛苦以及姣媚的词都可以用在那张脸上。
  “看什么呐,司徒!”张岚拍了拍司徒风的肩膀,将呆讷的司徒揽进了怀里。司徒风腻烦的甩开了张岚的手,“走了,再晚就迟到了。”
  “嗯。”张岚又勾上司徒风的肩膀。
  走了一段距离,司徒风又不放心的回望了一眼。
  卿墨循着前世的记忆找到一家叫池睐的酒吧,放下了行礼,在一个熟悉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嗨,同学,要点什么!”调酒师冲他一笑。
  “我就问一下,恩之来过吗?”卿墨怯生生的问着。就算是前生他也不常来这种地方,但因为蒋恩之喜欢,所以他也跟着来过几次,往日里每次来他都是坐这个位置。有很多次他急着找蒋恩之找不到人,就会来这里问那个调酒师。‘我就问一下,恩之来过吗?’
  然后那个调酒师就会用看小媳妇的小眼神看着他,“哟,恩之的媳妇来了!”
  然而,这次那调酒师则是一副看着外星人的看着他,“你是恩之的新欢吗?”
  卿墨轻轻的摇了摇头,“如果见到了他,别告诉他有人来找过他。”然后便在那调酒师的注视下垂着头走出了那个喧哗地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野原新君 鱼塘之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9-30 16:59: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刻,他能确定的是,自己真的重生了。重生到了三个月之前,表哥出事之后,认识他之前。那个残酷的事实并不是梦,只是那个残酷的前世和今生连接的太过自然了,并没有轰轰烈烈的电闪雷鸣,似一个梦一般的自然。
  自己在最疲倦的时候入眠,然后在噩梦之后醒来。虽然那场记忆很清晰,可眼前的画面更真实。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让他很难想象,那会是真的。
  这场重生戏,会是一场闹剧,还是老天给了他一次报仇的机会。
  前世欠下的债,今生将用命来偿还。“蒋恩之!”他狠狠的咬着唇,拉着行李箱的手也也露出了洁白的骨节。
  校门就在眼前。报复的计划就在他踏入校门的那一刻开始。
  他和前世一样,第二天按照层序一步一步的办理了入校手续。在老师的带领下走进了教室,一切都和前世一样,他不动声色的在司徒风身边坐下,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切都很平静,司徒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见卿墨没有主动提及昨天的偶遇,他也没有多说一个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野原新君 鱼塘之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9-30 16:5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一天的课程结束的时候,那一幕该发生的闹剧也到了该发生的时候了。
  卿墨放好了课本正打算离开教室,一个比他高了一个头的同学拦了上来,并且放肆的勾起了卿墨的下巴。“你是GAY吧?”他问的很直白。
  卿墨垂着眼睑,不去看他,往后退了一步,“对不起!请让一下,我要出去。”
  “我们交往吧!”那个人更加放肆的盯着他。
  “请让一下。”卿墨加重了语气。一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还有什么可怕的,何况这时要发生的事他也曾经历过一次。不就是会被他强吻一次,然后被同学嘲笑一番惹来一阵流言蜚语。不过那不重要,比起那个人给他的伤害,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让?”那个人勾起嘴角,挑了挑眉毛,又扬手捏住了卿墨的下巴。“好一副西施模样,我怎么舍得让开?不过……以后时间还很长……”
  “不会有多长的。”卿墨警告的看着他,“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在医院里过一辈子。——贺鹏!”
  “口气不小。”贺鹏得意一笑,手指肆意的滑到卿墨的唇边。他这人虽然心眼不坏,但看到自己喜欢的总是喜欢摸一摸亲一亲,贺鹏好男色在这个学校里也是出了名的。因为父母都在国外,除了偶尔调戏调戏男同学以外他也没犯过什么大错,何况成绩都还不错,学校也都当什么都不知道,对这事自然也就不闻不问。贺鹏越发无耻的说,“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叫贺鹏,难道你一来就对我有了兴趣?”
  “贺鹏。”卿墨直视着他,警告的目光好似两柄利剑一般狠狠的落在贺鹏的脸上。“少……”
  “贺鹏,班主任找你。”人未到声先至。卿墨收住了还未出口的话,蒋恩之将贺鹏往一旁拉了拉,修长的身影挡在了卿墨的身前,小心的将他护在了身后。“好像是你父母来学校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gongzi X3.4 © 2009-2021 xianq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