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站内搜索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公子闲情

[OP同人/SZ]耳坠 作者:苍双

美少女壮士 超级版主

发表于 2020-9-28 17: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序章
  我们不怕夭折,怕的是没有人听见自己的啼哭。
  ——题记
  那是个晴朗的日子。
  日子头一天的晚上,女孩子和男孩子还在屋檐下勾着小指笑着做约定:让我们一起变强,直到有一天其中一个人成为最强的剑豪。
  那时候孩子都还小,不知道世界上有一个叫做死亡的名词存在,这个名词一旦出现,时间便再也无法向前转动。
  于是在这个晴朗的日子里,女孩子失足摔下楼梯,结束了自己短暂还未展开的一生。
  白布下紧闭的双眼里也许有着别人再也看不到的不甘,以及想活下去的奢望。
  没错,奢望。
  可是,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走的,已经没有人能够知道了。我们看到的,也只不过是那个长着绿头发的男孩子满脸的鼻涕眼泪,攥着女孩子生前的爱刀哭着发誓:我一定要变强,强到可以让我的名声传到天国!
  然后便是拼命地苦练,不,那不是拼命。那是,不、要、命。
  到底是怎样的执念,会使一个孩子做到如此地步。可以强迫自己练得汗水和泪水混杂在一起,练得连精神都恍惚到听不见一个少年而老成的声音阻止他——
  “已经两天了,你是不是也该停下来歇会。”声音轻慢并带些男孩子变声期特有的粗嘎,还有一丝嘲讽,“你难道不需要吃饭吗?”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美少女壮士 超级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9-29 15:2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美少女壮士 于 2020-9-30 13:21 编辑

没有回答。
  声音的主人撇撇嘴,转身打算离开,可在看到那孩子已经没有焦距的眼神后,有些受不了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还是放下手里购买的大袋食材,用脚尖垫起一块碎石踢飞,直射向那个看起来随时会昏倒的家伙——
  “咚!”正中目标。
  嗯……看来臭老头教的腿法还是有用的。
  满意地点点头,迈步上前去俯瞰那个疼得抱着头倒在地上的男孩,嘴边扯出一丝笑意。
  “呦,这就哭了?”
  绿发的孩子被突如其来的疼痛逼出两滴泪,悬在眼眶外要掉不掉,皱着眉抬头恶狠狠地瞪向来人。
  ——那一瞬间里他被光线晃得睁不开眼,一半是因为来人背后的斜阳,另一半是因为来人金灿的发丝,折射着夕阳的光。在无可避免的刺痛中泪腺忠实地进行了条件反射,于是被关在眼中的泪水溢流而出。
  “……啧,爱哭鬼。”来人挠挠头,蹲了下来,“我没有很使劲地踢吧。”
  一言不发地,绿发孩子拾起掉落地上的刀用刀背狠狠敲上来人的脑袋,听到意料中的惨叫后才哑声开口:“我也没使劲敲。”
  “你——”来人抱着脑袋抬起头来,使劲眨掉因为疼痛而飙出来的眼泪,忽然大笑,“你的头……哈哈、哈哈哈……”
  “你以为你比我好到哪去?”既然已经被看到,绿发孩子索性不再遮掩那颗红得发亮的包,只是怒声反驳,“你干嘛踢我?!”
  耸耸肩,来人掏出一根在兜里放了很久已经扭曲的烟叼到嘴里,然后笨手笨脚地点上火:“你都练了两天了,不休息不吃饭,会死人的。”
  “那是我的事情。”孩子头撇向一边,恶声恶气地说着,“你赶紧走吧,不要妨碍我练习。”说罢,拾了刀站起来,身形有些摇晃。





  狠狠吸了口烟,来人大声咳嗽起来,一边嘟囔着诸如臭老头子烟有什么好的一边把烟丢掉,懒懒地伸出一只脚横扫过去,然后看着脚下已经虚浮的人再次摔倒在地,这次是后脑勺发出很清脆的响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美少女壮士 超级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9-29 15:2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美少女壮士 于 2020-9-30 13:21 编辑

“混蛋你干什么……”绿发孩子来不及翻身,突然增加的重量就把他压在地上只能像背着壳的乌龟一样划动四肢。
  “你看,你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了。”来人恶质地笑着,恣意坐在孩子的肚皮上,伸出食指戳向他的额头,“小鬼,量力呀。”
  “你才是小鬼!”绿发孩子瞪着戳到眼前的食指,喀嚓喀嚓地磨着牙,打算如果他再不收回手指就给他一口咬下去。
  “我比你大!”同样只能算是孩子的来人骄傲地抬着尖细的下巴,金发抚过面颊,“我开始变声了,你没有!”
  “那是我发育慢……”咕噜噜——非常不给面子的,绿发孩子的反驳还没说完,饿了两天的胃再次发出哀鸣。声音之大让坐在他身上的人都几乎能感觉到那怨念的震动。
  “……”沉默。
  “……”视线相交。
  “……噗——噗哈哈哈哈哈哈……”毫无形象地,一头金发的孩子抱着肚子笑着从绿发孩子的身上滚下,笑到抽噎,“……发、发育慢……哈哈……果然是发育慢……噗——哈哈哈哈哈……”
  “……你笑够了没?!”绿发孩子恼羞成怒,从地上一跃而起,抓起带着白色刀鞘的刀便要冲过去。
  “接着。”忽然一团黑影迎面而来,孩子本能地抽刀出鞘,横劈下去——
  “……可惜了这个面包。”提着食材袋子走回来,金发孩子小心拾起地上被剖成两半的食物,塞进绿发孩子的怀里,“吃吧。”
  “……”没有多余地问为什么,绿发孩子遵循本能大嚼起看起来不错的面包,对于递到面前的水也是接过一饮而尽。
  在接着解决掉四个面包和七个饭团后,绿发孩子终于一抹嘴有了发问的心情:“为什么给我东西吃?”
  撇了他一眼,金发孩子拧紧水壶的盖子收进袋中,用着理所当然的语气开口:“老头子告诉我,如果客人饿了,就要给他吃。”
  “客人……?”绿发孩子挠挠头,有些困惑,最后点点头,“总之,谢谢了。”
  “……你还真是拼命呢。”看着绿发孩子又拾起刀准备继续练习,金发孩子也拎起袋子,“我要回去了,明天你告诉我为什么这么拼命的理由吧。”说着,挥了挥空出来的手,顶着满天的霞光向远方走去,却没注意到身后那个绿发孩子挥刀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顿——
  明天……?也就是说,明天他还可以吃到那些味道不错的面包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美少女壮士 超级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9-29 15:3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美少女壮士 于 2020-9-30 13:21 编辑

    接下去的日子里,在这个平和的小镇上,人们总能在夕阳时分看到两个小小的身影聚在一起,笑闹或是对打,毫不客气地相互攻击,然后又会在某一时间里停下来喘着气的笑,声音愉悦。
  ——喂,你知道吗?我昨天被老头子骂了,臭老头踢起人来,真是疼得要死啊!
  ——真的吗?他踢人比我的刀还要疼吗?
  ——废话!你跟他一比,就连他的脚后跟也比不上呀!
  ——你说什么?!
  噼里啪啦轰隆隆——另一场全武行再次展开。
  暗桔色的天空下,有着孩子肆意挥洒的汗水和青涩尚未冒头的某些东西。
  这个样子,应该算是友情吧。但是,又好像是连友情都算不上的。
  因为在某一天里,绿发孩子突然发现,自己连金发孩子的名字都不知道,当他想跟剑道老师描述这么个朋友的时候,嘴巴张了又张,最后也只能别过头恨声吐出一句:“他是个不知所谓的家伙!”
  于是那天黄昏,绿发孩子早早等在两人碰面的地方,打算问清楚对方的名字。可是当看到金发孩子一身青红地向自己走来时,心里演练了很多次的问话被担心取代。
  ——你怎么被打成这样?
  ——啊……没什么。跟臭老头吵架了。
  ——为什么?
  ——……也不是什么大事。
  金发孩子难得有些烦躁地低头踢着地上的石子,沉默后嘎着嗓子开口:“只不过是到了我们要离开的时间我突然不想走所以吵了一架而已。”
  一瞬间,片刻恍惚。
  绿发孩子忽然发现自己傻得可爱。一开始就知道金发孩子是个过客,但最近自己越来越容易遗忘这个事实。就好像,只要自己不去想,眼前这个有着阳光般金灿发丝和略带骄傲笑容的白净孩子就会陪着自己长大。
  “……啊,是吗?要走了啊。”撇开眼睛,绿发孩子抿着嘴狠狠吐出一口气,“那你今天还来干什么,赶紧回去收拾东西吧。”
  要是平时,这么恶劣的口气,一定又会引起一场轰轰烈烈的打斗的,只是今天,金发孩子没了那种心情。揣在裤兜里的手攥了又松,松了又握,最后看向绿发孩子慢慢露出一个笑容——他一贯的带着点狡猾意味的笑容。
  “喂,把眼睛闭上一下。”
  “啊?”
  “闭上啊。我有礼物送给你。”
  绿发孩子狐疑地闭上眼睛,还没来得及眯起一条缝隙偷偷作弊,尖锐的疼痛就让他叫出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美少女壮士 超级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9-29 15: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美少女壮士 于 2020-9-30 13:22 编辑

“疼疼疼!!!混蛋你干什么?!”左耳耳垂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瞠大眼睛,看到眼前放大的金发孩子的脸,带着丝说不出意味的笑。
  两个人离得那样的近,近到绿发孩子可以看到金发孩子白皙脸上青肿的伤痕和细致得几乎看不出的毛孔,近到他甚至呼到了他吐出的气。
  “别动!”仗着身高,金发孩子趁着绿发孩子瞬间的失神把他扑倒在地,骑坐在绿发孩子的身上俯下身继续未完成的工作。
  “你到底在干什么?!”绿发孩子不甘地扭动着,“疼死了——啊呀!”
  “穿耳环而已。”恶狠狠地一举刺穿绿发孩子娇嫩的耳垂,金发孩子撇撇嘴,掂着手里另外两个金色的三角形耳坠,“你怎么那么怕疼啊。”
  “废话!你要不要试试看!”耳垂虽然不像耳骨那样有很多交感神经存在,但是又不是块死肉!
  “我不要穿耳环!又不是女人!”
  “哎呀,又不是只有女人才穿耳环。”悠哉地说着,金发孩子噙着笑在那枚耳坠旁边迅速又扎下一枚,有了之前的经验,这次顺手很多。
  虽然如此,绿发孩子还是尖锐地抽了口气,更加努力地挣动起来。
  “……第一枚是你的愿望。”轻轻拨着闪闪发光的金色耳坠,金发孩子缓声开口,“成为能让名声响彻天国的剑豪。”
  绿发孩子一愣,不动了。
  “第二枚是我的愿望。”拈着最后一枚耳坠在绿发孩子左耳垂上比划着,金发孩子继续说着,“找到能让所有大洋的鱼汇集在一起的海洋……而这第三枚……”手上使劲压下,绿发孩子微微一颤,却不再挣扎。
  “还是我的愿望。”哧哧一笑,金发孩子眯起蓝色的眼,看到绿发孩子脸上明显的不满表情,“希望我们能够再次相遇。”
  “……为什么后面都是你的愿望?”不太舒服地皱起眉,绿发孩子感到左耳一阵火烧似的疼。
  “因为我比你大啊。”理所当然地说着,金发孩子突然伸出手指像第一次见面时一样戳向绿发孩子的额头,“我知道你要问为什么带耳坠的是你而不是我——”
  看着绿发孩子的眼睛,金发孩子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因为你这个家伙神经太粗了,如果不在你身上留下点什么,你根本明天就会忘记我。”
  “才不会!”
  “不会?”金发孩子嗤之以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开始每天等我来是为了那几个你原来没吃过的面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美少女壮士 超级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9-29 15:3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美少女壮士 于 2020-9-30 13:22 编辑

“……”绿发孩子的脸可疑地红了红,最后转移话题,“那就算带耳环,也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谁说没有的?”大力拨动三枚耳坠,满意地看到绿发孩子忍疼地皱起眉,金发孩子才又开口,“回家照镜子看看去,这三个耳坠是金色的,跟我的发色一样。”
  “只是发色——”我还是可以忘了你……绿发孩子在看到金发孩子威胁着眯起眼睛时很没骨气地把后半句吞了回去。
  “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再想想办法给你留下点什么。”
  “不要!”毫不考虑地,绿发孩子一口拒绝。
  “……哼。”从绿发孩子身上爬起,金发孩子拍拍身上的土,“昨天的黑轮好不好吃?”
  “哦……还行。”绿发孩子漫不经心地应着,也从地上爬起,伸手摸向耳垂,不意外摸到一手濡湿,红色沾染手指。
  “好不好吃?”金发孩子凑到近前,尾音挑高。
  “好吃!”退后几步,绿发孩子大力点着头,左手悄悄摸上腰间的刀,生怕对方突然发飙。
  “嗯。”满意地点点头,金发孩子抬头看天色,“我该走了。”
  “哦。好……”犹豫了下,不善言辞的绿发孩子最终只能笨拙地开口,“再见。”
  “就这样?”不爽地伸手扯住三枚新装上去的耳坠大力拉动,金发孩子语气凶恶,“再见?你好歹也要来个十八里相送或者依依不舍吧?我冒着被老头子天天骂到臭头的危险喂了你快一个月你好歹也给我多说俩字改成后会有期好不好,就再见?你有没有良心啊?!”
  “疼疼疼……”本来就没愈合的伤口被扯得血丝横流,绿发孩子顺着金发孩子的手劲弯下腰去,怀疑自己再不说点什么对方绝对会扯豁自己的耳朵。
  “……啧,怎么又哭了。”金发孩子突然松开手,瞪着憋在他眼眶中的泪,“你还真是爱哭鬼啊。”
  “我才没哭!”狠狠地抹去湿润,绿发孩子满脸别扭地一提腰间的刀,“你老是胡说八道,找打吗?!”
  “……算了吧,我今天没心情。”耸耸肩,金发孩子转身向来时的路上走去,留下一个瘦削的背影和最后一句话,“记得常吃黑轮啊。”
  黑轮?绿发孩子在他身后疑惑地眨眼,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后来的日子里,事实再一次证明这个绿头发的男孩子神经有多么大条——
  金发孩子走后的一个月,当他第一次从碗里夹起一片黑轮时,他只是觉得那螺旋弯曲的纹路看起来很眼熟,却忘记了这个纹路跟那金发孩子的眉毛形状有多么相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美少女壮士 超级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9-29 15:3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美少女壮士 于 2020-9-30 13:22 编辑


我们总是因为记忆而成长,因为忘记而活着。把谁喜欢,把谁遗忘,把谁沉甸甸地想。
  孩子们再次相见的场景不是什么理想中的阳春白雪,虽然那天的天空很蓝海水很清,人们都笑得很开怀。
  刚开始的时候谁都没有认出谁。
  他不知道他已经成了海盗们闻风丧胆的海贼猎人。
  他也不知道他是这家海上餐厅的副厨师。
  本来也许就会这样擦肩而过的。他继续贯彻他的梦想,他继续陪着老头子守护餐厅。
  可是偏偏很多事情都发生在了那一天。
  他追着传言中鹰眼的踪迹来到餐厅。
  而他的餐厅被臭名昭著的海贼看中。
  于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了——一个男人与另一个男人的第一次遇见。
  金发的山治和绿发的佐罗。
  笔挺的西装对上休闲的T恤,锃亮的皮鞋和犀利的三把刀。
  海贼即将到来的混乱中他听到他的铿锵豪语——
  当我想成为最强的剑士时,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你要说我笨也没关系,因为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
  霎时间记忆都鲜活,隔着餐桌望过去便能看到当年他硬给他扎上的三点金色闪耀。轻轻晃动就眩了目迷了心。
  可惜时间场景契机都不对,他来不及与他述旧,海贼们就攻了上来。而当年的绿发小鬼也对上了世界最强的剑豪——乔拉克尔.米弗格。
  现在就是实践梦想的时刻了,对吧,佐罗。
  可是,为什么我看到的是你的节节败退和不堪一击?为什么刀都已经刺进心脏了你还不躲闪?
  ——我不知道……但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我后退的话,我曾经珍视的誓言和约定……就会全部消失,然后,再也不会回来这个地方了……
  紧皱的眉头毫不放弃的眼神,山治眼前瞬间晃过当年那张汗水和泪水混在一起的脸,那个拼命练习的身影——
  时间重叠,这个单细胞的生物,依然还是那么的,不、要、命。
  坚持着宁可光荣战死,也不要苟且偷生,佐罗正面受刀掉进大海。山治想起早前那张平静的脸,铿锵的语言,以及坚定的眼神。可是——
  现在的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为什么还要死撑着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美少女壮士 超级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9-29 15:3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美少女壮士 于 2020-9-30 13:22 编辑

没来由的恼怒,就好像当年一样见不得这个家伙不爱惜自己,咬着牙要自己冷静,直到他被同伴从海中捞起能够开口说话才松了心神。
  “路飞……你听见了吗?我让你担心了是吧,我……要是不能成为世界最强的剑士,就只会增加你的负担……对吧?所以我——不会再失败了!在我赢了那家伙,成为世界最强的剑士之前……我保证,绝对不会再失败!”
  语气依然铿锵,那隐约颤抖的声线让山治闭上眼睛吐出一口烟,嘴边浮起笑意——那个家伙,又哭了……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微笑着看佐罗离开战场,山治脸色一凝——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接下来的战斗惨烈而酷厉,但最终胜利。
  面对路飞坚持不懈的邀请和餐厅伙伴们拙劣的演技,山治离开了餐厅同未来的海贼王一起上路。虽然看上去有些无奈,但他无法忽视自己心底有一个小小的地方在偷偷雀跃。但究竟是雀跃什么,山治不知道。
  *********
  同船航行后,山治才很恼火地发现,那个当年保证不会忘记自己的家伙果然忘掉了当初的约定,而且忘得一干二净。
  这就好像本来是两个孩子共同保存的珍宝突然丢失了一半,很珍贵的一半,余下的那个孩子一下就好像失去了什么似的东扯西扯没了方向。绿发的佐罗是个倔强爽直的孩子,和有一点点懒散一点点狡猾的小山治半圆半圆地合在一起,严丝合缝。可现在这半圆消失了,只剩下空空的半个世界。
  虽然这也许没有什么,毕竟船上还有奈美罗宾路飞乔巴和乌索普,但是看到那颗绿藻每天心安理得地吃着自己做的饭,看到自己还像小时候一样努力喂饱他而他一脸的理所当然,他就会觉得很不爽。非常地,不爽。
  郁闷积多了会伤身,山治这样在意生活品质的人当然不会让自己一个人闷起来生气。
  于是便打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美少女壮士 超级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9-29 15: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美少女壮士 于 2020-9-30 13:23 编辑

从此梅丽号上多了道风景,船员们每天睁开眼就能看到绿藻黄毛口角不断,刀腿相加。锃亮的皮鞋对上犀利的三把刀,西装乱了,T恤皱了。
  每每当船身实在不堪重荷的时候,奈美会走出来一人一拳打翻两人,然后尖着嗓子怒骂,打发两人分开。
  佐罗一般会捂着头嘟囔“臭女人”,山治则会眼冒桃心地说“啊~生气的奈美SAN也很可爱”然后转过头来继续掀起新的一轮战事——
  “混蛋!不许骂奈美小姐臭女人!”
  “花痴厨子,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啊!”
  仿佛是对于这每天基本一样没营养到家的台词对话感到有些厌烦。这天,山治忽然闭上嘴认真地看向眼前这张已经脱去了青涩的男人脸。使劲地瞪,直瞪到佐罗额上隐隐冒出青筋,才抢在他之前开口——
  “……算了。”撇过头去点上一只烟,山治很夸张地叹口气,“指望你这家伙能懂得尊重女士,简直就像指望灰熊会织蕾丝一样不可能。”
  青筋暴开,这比喻也太夸张了吧?!
  “混蛋厨子,搞清楚,我只是不像你一样一天到晚油嘴滑舌!谁知道你舌头上涂了什么油!”
  “我舌头上涂油?!你脑子还进水了呢!”
  “而且还不是什么好油!”
  “你进的一定是洗过盘子的废水!”
  青筋对青筋,大眼瞪小眼,两人鼻孔喷着气,互不相让。直到一个声音在一旁战战兢兢地响起——
  “那个……山治,奈美说该做饭了……咱们马上就到下一个岛,罗宾说晚饭想吃黑轮,你看我待会去岛上买多少合适?”是乌索普。
  “罗宾SAMA想吃黑轮吗~”迅速扭过头,山治换上一副陶醉的神色,“不愧是罗宾SAMA~如果在用海鲜底料熬煮后的火锅中加入黑轮和其他小吃,会是非常完美的睡前食品~啊,可是,黑轮不能存放很长时间……乌索普,你按人份买来就好。”
  “好,我知道了……”点点头,乌索普迅速离开战场。
  山治撇了坐在地上的佐罗一眼,重重一哼,转身走向厨房。
  黑轮么……那家伙肯定还是不记得吧。
  傍晚,七个大小不一的沙锅冒着热气摆到桌上,山治招呼大家吃饭。
  “闻起来很香啊!”奈美走到桌边坐下,毫不吝啬地夸奖着。
  “奈美小姐~你喜欢就好~”旋转着送上调好佐料的碗,山治转向另一边流下一颗汗,“喂,路飞,吃饭要用筷子!手抓会烫死你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美少女壮士 超级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20-9-29 15:3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美少女壮士 于 2020-9-30 13:23 编辑

“唔唔。”路飞嘴里塞满食物,没有闲暇,就在山治以为这个船长因为是橡胶材质所以不仅绝缘还可以隔热的时候路飞后知后觉地把食物咽下后大叫,“烫死我了!!!”手一松掉落大把食物。
  “混蛋!不许浪费粮食!”山治怒吼着,一脚踹上路飞的脸,一旁佐罗叹着气用盘子接住,放回桌上。
  “嗯?”注意到盘子里的一些东西,佐罗凑近了去看。那些一圈圈旋转着的黑色圆片,看起来好像有点眼熟……
  “剑士先生,那些是黑轮,有什么问题吗?”一旁的罗宾突然开了口,嗓音带笑。
  “啊……?啊,不,没什么。”佐罗抬头看了她一眼,歪了歪脖子,“只是觉得有点眼熟……”
  “怎么,佐罗,你吃过黑轮啊。”乌索普一边小心翼翼地在佐料中添加自己喜爱的辣酱,一边抽空问着,“什么时候吃的?”
  “……我可没说我吃过。”佐罗挠了挠头,“不过就算吃过我大概也不记得吧。”说着,还偏了偏绿色的头,完全没注意到一旁的山治已经开始眼角抽搐。
  不记得?!很好,混蛋……
  “路飞。”端起佐罗面前的沙锅,山治用脚踢了踢刚从地上爬起继续吃的人,“这个也是你的。”
  “唔?嗯!好!”只要是吃的就完全来者不拒的路飞高兴地接过,大口大口地往肚子里灌。
  “喂!那是我的……”完全没来得及反应,佐罗后知后觉地叫起来。
  “你的……?”山治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睥睨他,眼神凶恶,脸色铁青,“你连喝黑轮汤的资格都没有!”
  “……”众人很默契地保持沉默,不打算搅进他们的争执。
  “……混蛋厨子,你什么意思?!”根本来不及抢救,佐罗眼睁睁地看着路飞以异乎常人的速度干掉两罐沙锅。
  “什么意思?!”山治从鼻孔重重地喷出两道烟,冷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在海上,千万不要得罪厨师!”
  “我哪里得罪你了!?
  “你不知道哪里得罪我了就是得罪我了!”恨恨地咬着嘴里的香烟过滤嘴,山治忽然发现自己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别扭得不可理喻。但是心头的恶气却是止也止不住。
  再次冷哼一声,打定主意不给佐罗晚饭的他转身踩着优雅的步子离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gongzi X3.4 © 2009-2021 xianq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