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站内搜索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公子闲情

《 活到死不如玩到死 》作 者:空梦 金主攻,MB受,完结

青青草原 资深腐女

发表于 2020-10-23 13:2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青青草原 于 2020-10-23 14:05 编辑

作品关键字:mb,妖孽受
主角:方大伟、孙志意
这是我喜欢的妖孽受,不会看到被攻虐的死去活来,只会看到妖孽没心没肺,自由自在,小攻就只有吃瘪的份,让小攻抓狂去吧~~~~~~~~~~~~挖哈哈
部分章节已锁,解锁密码1234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青青草原 资深腐女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3 13:2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活到死不如玩到死 正文 001

    孙志意向来狡猾,这从小到大从没改变过。

    像年小的时候,没有妈妈,又着实喜欢堂哥的妈妈,生生把自己掐得疼了,让娇弱的婶母怜惜的搂着他哄。

    像大了一点,又偏好文艺,爱玩摇滚,组乐团,后来还玩点文字,玩忧郁装深沈,可这些都挣不了钱还特别花钱事情,没钱了就去自家哥孙志行那里打劫,用的是不想让疼爱他的婶母知道,知道会伤心的理由。

    然后再大点,知道自己爱的是男人,带了一个小女朋友回去,不出一个月所有人都知道他被小女朋友抛弃,秋天站树下叹息,大冬天地坐雪地里哀凄,没出半年,孙家的人都知道他的心已被女人伤透,自此后,再也没人问过他有没有女朋友,惟恐挑起他伤心过往。

    以上可以出,他办事,三个字,快,准,狠。

    如同他对方大伟。

    “意儿……”有人在他背后摸了把他屁股。

    他“靠”了一声,回过头骂:“你他ma的少吃老子豆腐。”

    壮汉摸摸鼻子,脸红,“你能不能文雅点?”

    “雅个屁……”孙志意没好气地翻翻白眼。

    “你是诗人,是乐手……”熊哥儿语重心长,看了看门口,在他耳边轻声细语,“有个公子哥进来了,你装着点。”

    孙志意连忙伸直了背,嘴角牵起淡淡笑容,连带的眼神在顷刻间变得有股子云淡风轻的味道来了,活脱脱一现代文人的优秀代表:俊秀,文雅,脱俗。

    “滚。”没有往后看,他对着空气说。

    熊哥儿识趣地离开,还顺手拿走两瓶啤酒,示意酒保帐算孙志意上。

    酒保要笑不笑地看了他们一眼,对带着镶钻黑表坐下的男人说:“请问要喝什么?”

    “威士忌。”有着姓感嘴唇的男人嘴一张,说出低沈的三个字。

    孙志意眼一瞥,就知道那表值不少钱,OK,好了……遇见好货色了。

    他玩着手上的酒杯,一口喝干杯里马提尼,眉儿微微皱起,显得忧郁无比,把杯子往酒保面前一推,“再加点。”

    旁边的男人闻言看了他一眼,眼睛陡地一亮,转瞬又暗了下去。

    孙志意趴在桌子上,露出侧脸,面对那个男人,困惑地问:“你是谁?我没见过你。”

    这是一个GAY吧,这个人确实他没见过……可是那又怎么样?谁拒绝得了他?他引诱过的男人从没在他手里逃出去过。

    这个也不例外,面对那活生生的勾引,男人笑了,伸出手摸他的脸,他没有抗拒,像醉了的猫咪一样蹭了蹭他的指腹,带着一丝媚意。

    “我请你喝一杯?”男人的气息迫近,在他脸边说道。

    孙志意笑了,舔舔嘴,又一场游戏要开始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青青草原 资深腐女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3 13:3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为密码帖 ,请输入密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青青草原 资深腐女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3 13:3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活到死不如玩到死 正文 003

    把他弄干净了那人又去浴室了,孙志意轻声地“唉唉”叫着,捧着屁股干脆连掏都不愿意了,把人家外套罩自己身上,就像小孩穿着大人衣服,满脸大模大样……逃出了酒店。

    一到了出租车上就掏人家口袋,拿着人家钱夹子出来,看着里面的大把崭新的钞票,眼笑眯了,摸着屁股唉声叹气叫着,总算觉得值得了。

    红唇翘着,疼叫着又一脸的心满意足,活活让前面的出租车司机多看了他一眼,以为半夜见着疯子了,身上一寒,连忙打电话给其它兄弟通知到达地点……以防不测。

    “啊……”孙志意突然大叫一声,窗外是深夜,再加上那声音尖又利,司机大哥吓得急刹车。

    “天……”孙志意捧着屁股哭了起来,“那钻石表就放在桌上,我没拿,太冤了……”

    看了眼自己的小pipi,泪眼婆娑,“我对不起你……”

    司机嘴唇颤抖,硬着头皮问:“你还去不去了?”

    孙志意垂头丧气,颓废地说:“去……”看着那钱夹子里面一大堆的卡,撇撇嘴,委屈地说:“都是没用的东西,那表多值钱啊……”

    都怪那混蛋,干得他理智全无,连最值钱的东西都给忘拿了,怆惶而逃,简直是……不可饶恕。

    孙志意回到自己的小屋,把钱扔地上,实在太累了,捧着屁股含着泪趴着睡了……梦中,他把那畜牲打趴了下,拿着钻石表,还有一大把一大把的钞票,高兴地走了。

    月亮照进来,俊美的漂亮的男人,嘴边泛起一丝笑容,甜美得不行,纯洁得像天使。

    供应食物的小酒吧里乱哄哄的,乐队吉他手大黑拿着孙志意买回来的价值十万的吉他……黑了脸,问:“你又干缺德事了?”

    “哪……哪有……”三明治还有一半在口里,孙志意不急不忙地吞下,漂亮的修长手指在空中一挥:“我应得的。”

    大黑满脸黑线,问:“你问过人家没有?”

    孙志意理直气壮,“都喜欢得跟我上床了,拿点钱又怎么的了。”他站起来,对对面左拥右抱两个MM的阿治说:“啊,留我一个抱……”

    人给闪了,大黑看着手里自己一想要的吉他,叹气,算了,都拿到手了,不管良心了。

    他心虚地看了看外面十米远处的街区设立的小井查亭,得了,他都跟了孙志意了,这点良心要了也是累赘。

    孙志意躲过大黑的追问,不顾阿治要分他一个MM所的意原,直奔厕所,边拉肚子边拉咒骂:“老子拿那么点钱怎么了,可没少折腾我的……”想起没拿到手的钻石表,又觉得痛心,顿时身上心里难受得不行,倍儿觉得自己可怜兮兮,拿起手机跟远方的亲亲婶母哭诉:“婶妈……我吃坏肚子了……”

    那边一手把他带大的婶妈一听他的声音心肝都纠了,用着她娇弱的声音慌张连连:“吃坏了,乖,别慌,去医院找大夫,快去,打110……”

    孙志意没慌,倒是他胆小的婶妈慌了,不过讨得了关心,肚子也好受多了,孙志意张着眼睛扯谎,哄着最疼爱他的长辈:“没事,我这就在医院,大夫说我没事,我只是想你了……”他拖着长音撒娇,活脱脱一幅无耻小流氓样子。

    方大伟站在厕所门框外边,冷笑着听着里面那小王八羔子的声音,这年头,居然有人玩“仙人跳”玩到他身上,还玩得这么没水平,连件衣服都要给顺手牵羊走。

    后面的两保镖看着自己老板那杀气凌然的冷酷样,齐涮涮地打了个冷颤。

    六月的天,十二月的温度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青青草原 资深腐女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3 13:3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活到死不如玩到死 正文 004

    孙志意心满意足挂了手机,临挂之前还对着手机“吧吧”乱吻,引得对面的婶母一阵笑声……于是,他也觉得人生充满希望,到处春暖花开。

    眼前甚至看到了花骨朵的孙志意一打开厕所门的隔板,就被吓了一跳,瞪圆了眼,不到一秒钟就反应过来,巨大的“叭”一声,隔板又给关上了,他躲在里面,继续瞪圆着眼睛,嘴巴微张,这不是花骨朵要开花,这是恶魔啊……我是不是看错了?

    尽管孙志意不想承认,但他也不得不理智地认为刚外面就是那“幸运地”被他看上又“不幸地”被他拿了钱的男人。

    他拿手机求救,这酒吧里全是他哥们,他就不信了……他们一伙人还干不倒外面那人……呃,跟他身后那俩巨形彪汉。

    手下意识地抖了抖……还是坚定地打着手机,刚通,门板就被比之前更大的一声“叭”给踢开了,孙志意看着那变了形的扣匙在门板的孔中“叮叮”作响,眼睛慢慢抬起,瞪得比小鹿还圆,微张着嘴看着那大腿……

    方大伟看得想怒更想笑,这小王ba蛋……妈的看起来还真可爱,可干的事太缺德了,他尽量控制着脸部的冷酷,冷冷地看着孙志意。

    哪想到孙志意一对上他的脸,嘴一撇,冲上来就对着他踢了两脚,嘴里狂骂:“畜牲,流氓,小爷不过是拿了你点钱怎么了,你来吓唬老子啊……”

    然后又蹲下捧着肚子,恨恨地看着他:“你把老子都干得拉了三天肚子,你还想怎么样……”说着还觉得自己委屈,摸着肚子,一脸“你是坏人”看着方大伟。

    方大伟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当下怒极反笑,“我想怎么样?把东西还给我就好……”

    孙志意看了看手中的手机,大黑跟阿治早就冲到厕所门口了,对着方大伟他们就冲了过来,一看到两大汉,就停了脚步。

    “你们要干什么?”大黑暗示阿治去抄家伙,阿治看着那两大汉,吞了吞口水,赶紧地又退出了厕所。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孙志意在心里暗暗琢磨,大黑跟阿治那身板确实不错,但明显不是那两打手级的人物的对手,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对着方大伟撇撇嘴,无赖地说:“钱夹子还你,我没动卡,钱我是不还了……”

    方大伟看着他捧着肚子又想捧屁股的滑稽样,再看他瞪圆的眼睛,笑,“好,不还钱可以,拿身体来还。”他甩了两眼神,就让保镖上前拿人。

    “报警,报警……”孙志意连肚子都不握了两手捧着屁股吓得哇哇乱叫,不管自己才是那个首先没理的那个了,用身体还,天啦,这畜牲会抄死他的。

    大黑兄弟情深,上前就要给方大伟好看,还没接近他一步,就被保镖一脚踹到门板上了,脑袋里冒着星星,连孙志意那妖孽的滑稽样都看不清了。

    酒吧老板这时候拿着铁棍冲了进来,看到方大伟,手里的棍子就叮咚叮咚掉地上了,喃喃地说:“方……方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青青草原 资深腐女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3 13:3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活到死不如玩到死 正文 005

    方大伟斜眼,把孙志意粗鲁地拉起来,“你认识这兔崽子?”

    孙志意拼命挣扎,脚连踩了方大伟好几脚,方大伟干脆把大手放他大腿上用力制止他的动作。

    老板是什么人呐,混江湖的,见方大伟的脸色赶紧说:“他是个驻唱的,偶尔来唱几宿,不太熟,不太熟的。”连连擦着脸上的冷汗。

    孙志意见脚没用了,咬上人家脸了,在下巴上撕扯了几下,疼得方大伟一巴掌要挥下去,看着那张俊美的脸上那生气勃勃的眼神,不知怎么的手下不去了,冷哼了一声,干脆把人一打横抱,抱着手抱着脚就出门了。

    孙志意想挣脱,无奈这几天拉肚子拉得手软脚软,哪是方大伟的对手,还好嘴没给封住,一路叫骂着:“流氓,畜牲,放开老子……我咬死你……”叫骂没用,又要动嘴史了。

    方大伟脸一撇,神色一脸,一字一句地说:“你敢咬,我抄死你。”

    孙志意脸一白,嘴一撇,方大伟以为他要哭,哪想到他哼哼两声,闭上眼睛咕噜:“我死了,我死了,你抄尸体吧,抄死算了。”

    脚也不蹦了,手一松,一幅撒手人寰的样子。

    方大伟被他气得笑了起来,扔到车上,岂料孙志意一坐到车上,眼睛突然一亮,坐了起来,“奔驰……加长型的……”口水滴答滴答,回过头就问:“值好多钱吧。”一脸的艳羡。

    有人能这么缺心眼吗?方大伟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拍拍他屁股,咬着牙说:“闭嘴。”

    孙志意坐在大椅子上舒服地叹了口气,当车是自己的从小冰箱里拿出瓶水大喝了一口,感叹,“有钱真好。”

    方大伟冷笑,孙志意看看他说:“我拉肚子不干净,你找别人去抄,我就拿了你三万多块,你这么有钱,至于这么小气吗?”方大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干脆没声了,对着前头看过来的高大保镖干笑了一声,转脸向车外。

    方大伟看着他大咧咧的坐姿冷哼了一声,孙志意眼睛转来转去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车开到半途,就见他移屁股了,一屁股坐到方大伟身上,一脸笑意:“你包养我好不好?”

    方大伟倒抽了口气,不敢相信这小兔崽不要脸皮到这地步,冷冷地盯着他。

    “包养我吧,让你抄……”说到这孙志意还皱了皱眉,在方大伟腿上移了移他的小pipi,补充说:“也别抄得太狠,抄死了出人命了多晦气。”

    方大伟被他的无耻说词说得又笑了起来,见他笑了,孙志意更是瞪鼻子上眼,双手抱着他的脖子,笑得像个耍坏的不知世事的小混混,阳光灿烂心无城府:“包养我吧?”

    那是一张不带丝毫风尘味的脸,他甚至很有气质,那举手投足间有着属于自我的态度,率姓自然,方大伟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人会玩仙人跳,也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人会坦荡地说出“包养我”三字来,就像他随便看上一件他喜欢的东西,然后对那个拥有的人说:“给我吧。”

    于是,方大伟觉得自己的心像从来没受到过悸动似的,一刹那仿若入魔般他张嘴对那兴高采烈望着他的小王八蛋说:“好。”

    这是一个傻X透了的决定,如果方大伟早知道这小王八蛋会偷了他的心拍拍屁股就走人的话,他会在当时就把这小混帐踢下车外,是死是活再也不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青青草原 资深腐女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3 13:3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活到死不如玩到死 正文 006

    方大伟以为孙志意挺缺钱,怎么说都是个穷光蛋,可是孙志意也并不是总花他钱,他对于坐名车很兴奋,对吃好东西也非常高兴,但是,没有他也没所谓,没缠着方大伟要这要那的,身上挂件十块钱的T恤活像就跟穿十万名牌似的,眉目间总是神气得要死。

    他最花钱的无非也是乐队里键盘手要换个好的键盘,那鼓也太旧了,得换,吉他更得换,没把好吉他,吉他手还混个pi?

    往往看到乐器新设备,孙志意就笑得特别谄媚索要,其实无非也是他自己这样觉得自己笑得特别谦卑,在方大伟眼里,他就像只使坏的猫,要跟主人要奖赏来了。

    到后来方大伟也知道,乐队里全是穷人,而孙志意那点钱全填乐队了,等于是他养着整个乐队。

    问他为什么填那个大坑,孙志意理直气壮说:“好玩啊。”

    说得急了,他就说:“人哪能不为自己的乐趣付出点代价,像你想抄我,不就被我玩儿仙人跳了,都这样,什么事都是有来有往的,喜欢就要认栽,想那么多干什么。”

    于是,拿着方大伟给他买的麦克风出去秀去了,要不是钢琴太大不能搬出去,他都想搬自己乐队的排练室去了。

    他也不管方大伟要生活费,方大伟总是放了现金在抽屉里,隔几天一看,没少,问孙志意:“你唱场子的那点钱够花?”

    “不够啊。”孙志意很奇怪地看着他,玩着方大伟的粗大,舔了舔,又往方大伟的嘴唇乱糟糟地吻,善尽床伴之职。

    方大伟把抽屉拉开……里面一大叠崭新的现金。

    “这个啊……忘了……”孙志意不在意地说,顺着方大伟结实的胸膛往下吻。

    “忘?”方大伟抓住他胳膊,深沈地看他。

    “是啊,忘了拿,”孙志意不满地坐在他身上,说:“你到底还做不做?”

    “你为什么……”方大伟想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玩仙人跳?不缺钱还抢钱?”

    “我怎么不缺了……”孙志意非常不高兴,“我不缺我能躺你床上吗?”

    方大伟不久之后知道,孙志意每个月都有家长给他生活费,问他,他理所当然的说:“我是受疼爱的孩子,家长当然要给我钱花。”

    他能弹漂亮的钢琴,甚至会画画;但是不会下厨,白糖跟盐都分不清,吃水果从来不洗,总觉得那是干净的,有次吃苹果吃到中毒,送往医生洗肠,知道原因后方大伟骂他:“活祖宗。”

    孙志意背过身,嘀嘀咕咕:“我本来就是我们家的祖宗。”

    方大伟皱着眉,盯着那修长的背影,他总觉得他包养的这个人……让他觉得有点困惑,他知道干什么都要付出代价,从来不觉得天下有白吃的午餐;但是他有时候会很天真,跟他所谓的家长打电话时就会骄扬跋扈,像个邀宠的小孩;他活得很自我,却并不固执……眼神明亮,但里面却装不进什么东西,一转眼,先前出现在他眼里的东西就会被抹得干干净净。

    只是个没长透的觉得自己挺文艺青年的小孩吗?方大伟拿着孙志意那乱七八糟的挎包里翻出来的写满断断续续句子像诗歌的纸,不禁纠住了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青青草原 资深腐女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3 13:3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活到死不如玩到死 正文 007

    孙志意乐队里的三个娃分别叫大黑,阿治,还有泥巴。

    大黑玩吉他,手指很漂亮,缓飙很厉害,能把人泪都飙出来,为了能弹吉他,离家出走,那时候还未成年,现在想来在大黑心里还是道灰色的伤;阿治是鼓手,电影学院的孩子,好好的导演不好好当,偏偏来了孙志意这三流乐队当了个打鼓的,此人最爱美人,一天不抱个在怀他手就痒得慌,离了女人估计他就不能活了;泥巴是键盘手,他这个人说来话长了点,是孙志意某个时候从挤死人的火车上捡回来的,那时候他伤痕累累满脸泪水蜷缩在火车车厢门的角落里凄惨得很,没人鸟他,人挤人的火车上没谁有多余的同情心,可孙志意看中了他的手,那漂亮修长的手指,他喜欢有这样手指的人,总觉得那是人全身上下最漂亮的地方,没有过去甚至看不到未来的泥巴有双这样的手,被恋手癖的孙志意带下了火车,从此靠孙志意养活。

    这三个娃知道孙志意被有钱人包养了,乐队也有好东西了,大黑觉得应该趁火打劫,趁着好时光赶紧地出唱片。

    孙志意这不要脸的一听,要脸的赶紧地摸了把屁股,烟都从嘴里掉下来,恐怖地说:“还是别的好,你说我光是要这么点乐器,那种马就没完没了的逮着我就干,要还让他出钱出唱片,额滴神,我干脆脱光了成天躺床上等他恩宠就是,丫还出什么唱片,光这个就能占我全部时间了。”

    阿治若有所思,蹲下认真地瞅他屁股,抬头好真诚地问:“意意,都这样了,你还没冈裂啊?”一脸你是“神奇小子”地看孙志意。

    孙志意恼了,踢了他一脚,笑骂:“滚。”

    跑到坐在地上玩键盘的泥巴面前,“小泥巴,那俩混蛋欺负俺。”一顿假哭了起来。

    泥巴抬起头羞涩地对他一笑,又低头玩儿他的键盘了。

    孙志意靠着他的小泥巴坐了下,吊儿郎当的说:“玩玩而已,要的太多不好。”

    大黑跟阿治无所谓地耸耸肩,继续忙他们的活去,吉他飙起来,鼓声响起来,激烈的健盘声,孙志意站中央,眼睑垂下,在音乐里低吟,那好看的脸,带有一点冷漠的忧伤。

    晚上方大伟要来看他在酒吧的场,孙志意唱了几首台词很少的英文歌,其它时间都是吉他手,键盘手的主场,占据时间长达歌曲本身的二分之一,一下台,第一次看他演出的方大伟就扬着眉毛对叼着烟一屁股坐他腿上毫不避讳的孙小兔崽子说:“那弹吉他和键盘的不错……”

    孙志意点着烟含糊一笑,“他们是最捧的……”

    他把烟点起抽了一口,再放方大伟口中让他吸了一口,在方大伟大腿上坐正,躺他怀里,对着舞台上还在飙着乐器的三个人说:“瞧瞧,咱乐队多正……”还打了个响指,满脸的得意,丝毫不在意自己当歌手的不在台上。

    “想出唱片?”方大伟问着怀里的他。

    “想,当然想,做梦都想……”孙志意言词振振,然后哀伤:“可惜怀才不遇啊……”一脸唏嘘。

    方大伟点了点头,不再谈这个话题,抱着孙志意的腰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酒,聊着别的,例如等会去吃点什么,明天有个聚会一起去……

    不远去,有人看着阿治下了台,好奇地问:“阿意有男人了啊?”

    阿治一笑,“可不是。”

    远远地看了眼抱在一起的俩人,他摇头笑了一笑,再看了眼台上还在飙着吉他和键盘的俩人,用大么指做了个“BEST”的手势,低着头往人群里钻,看见一眼熟的MM,笑着走过去,抱住人家的小蛮腰,“这不阿舞吗?怎么,今天晚上出来玩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青青草原 资深腐女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3 13:3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活到死不如玩到死 正文 008

    隔天,睡到下午的孙志意醒来发现房子里出现的方大伟吓了一跳,“你破产了?”外面晴天白日的,不工作呆家里岂是大男人所为?难道真是破产?呃……我是不是得赶紧地准备往后撤了?

    方大伟懒得跟这活宝纠缠,从衣柜里把衣服拉出来扔床上,“换上……”

    孙志意看着很雅痞的西装傻了眼,“干……干啥……”收拾收拾要把他转手了吗?听说部份有钱人喜欢玩这种不怎么被大众喜欢的游戏。

    方大伟吸了口气,忍住,不要跟小兔崽子计较,然后说:“昨晚跟你说过的,今天跟我出去见朋友。”

    孙志意一听,打了哈欠,又倒枕头上了,咕噜一声,头埋进去继续睡。

    “孙志意……”方大伟狠狠地拍了他屁股。

    “唉呀……”孙志意大叫着回过头,骂:“爷你轻点,老子屁股肿着,你是不想干老子了让我早死啊?说声就好了老子滚就是范不着这么折腾我。”

    “穿衣服。”方大伟不跟他噜嗦拉他起来。

    “干嘛……干嘛,少动手动脚的。”孙志意誓死不从,叫他上床也没见他这么抵抗过。

    “方大伟,住手,干什么啊,你就不过包养老子而已,我可没答应过还陪你出场的……”孙志意坐了起来,菁力充迫地跟方大伟殊死博斗。

    方大伟怒,只不过是去吃个饭喝个酒,丫的还拿乔了,“不去也得去。”他冷下了脸。

    “切……”孙志意脚着地离他三丈远,“那是你朋友,不是我朋友,干我鸟事。”粗鲁地伸了下中指,打着哈欠钻浴室里去了。

    方大伟在卧室里等,门给关上锁好,免得这小子一洗好了就溜,然后就抓不到人了。

    都这样好几次了,朋友们听说他弄了个小男人在养,并且十天有九天是睡他那的,惊奇得不得了,硬是要他带来看看,方大伟不觉得孙志意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更或者说,他喜欢孙志意胜过以前所养过的任何情人,既然喜欢,带给朋友们看看那是一定的,孙志意早晚要进入他的交际圈。

    可这小子每次都拒绝,要不就打马虎眼,都逃了两次了,这次还抓不住人带了去,这脸也算是丢了,方大伟随意地把抽屉拿开,看到里面的现金少了,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恰好孙志意出来了,看到关上的门不屑地撇了撇嘴,再看到方大伟看向他,看了眼抽屉耸了耸肩。

    “穿衣服。”方大伟指了指衣服,眼神冰冷,大了你不穿你就等着死的样子。

    孙志意困扰地搔了搔头,说:“你随便带个人去吧,英俊有魅力的男人还缺伴不成?你说带个男人出场影响都不好。”手摸上了方大伟的胸,还特别求饶式的笑了一笑,看在方大伟的眼里,那整个就是一敷衍。

    方大伟又被他气得笑了起来:“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个pi?”

    孙志意见逃不过了,再三确定,“真去啊?”

    “穿……”方大伟干脆命令地道。

    “唉……”孙志意苦着脸,“真要去能不能不穿这个,跟身上有毛毛虫似的。”

    那脸苦得快成苦瓜了,方大伟心一软,说:“挑件好点的……”

    “喳。”孙志意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万分不情愿地走向衣柜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青青草原 资深腐女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3 13: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活到死不如玩到死 正文 009

    车上时,孙志意接到大黑电话,“阿意,哪呢,还来不来了?”

    孙志意痛苦地说:“不来了,男人要带我出场给人参观,一时半会打发不了。”

    方大伟在旁边听着明明想板着脸嘴角还是往上扬,你说找了这么个活宝,成天又气又好笑的,能活到八十都要减二十年寿只够活六十的。

    “能不能收参观费啊?”孙志意收了电话,垂死再挣扎。

    “自己拿。”方大伟干脆把钱包扔他身上,“值多少就拿多少,我一次姓付干净。”

    孙志意拿着钱包左右端详了一下,打开,把现金住裤子里揣,一大叠的把裤子都揣得鼓了起来,他皱眉,对方大伟说:“装不下了……”

    “先放我这,回去再拿。”方大伟替他解决问题。

    “呃,好吧。”孙志意不再出招了,无可奈何地看着车子像宇宙飞船一样往外层空间飞,不知停下的地方会充斥着什么样的怪物。

    在他的想象里,那是一群跟方大伟一样有钱还有点样貌的人类,可是,他已经找了方大伟了,天天对着他够让他受的了,没必要认识更多啊?他蔫头焉脑的倒在座椅上,活像被“逼良为昌”。

    下车的时候方大伟紧紧抓住他的手,谨防他逃脱。

    这下孙志意更不高兴了:“牵什么牵,我又不是小孩,我都到这了,还跑不成,那也太看低我智商了。”他按下电梯,甩开他的手,看着升降符号,恶狠狠地说:“几楼?”

    方大伟看着他鼓起来的腮梆子,这哪是个青年啊,明明是个连奶都没断干净的娃,想到这活活觉得自己捡了个奶娃来带,‖哪是养情人啊,手摸摸他的头,叹了口气,“不喜欢就坐着不说话,不会为难你的。”

    孙志意对方大伟的示弱可毫不领情,嘀滴咕咕:“都非要来了,这时候说这话有个pi用。”

    他小声地对着还没来的电梯门口噜嗦,眼里没有方大伟,电梯门口此时是他的对象。

    方大伟顿时觉得心烦意燥,拉了拉领带口,冷下了脸不说话。

    孙志意看了眼他脸色,马上闭紧了嘴,腰还挺直了,不再像刚才那样懒懒散散地站着。

    “怎么了?”方大伟又觉得好笑了起来。

    孙志意撇撇嘴,不说话。

    过了几秒,见方大伟还看着他等着他说话的样子,有点委屈地说:“你都生气了,我想我最好识趣点。”

    电梯来了,电梯里男男女女两三人,方大伟按下楼层,在孙志意耳边亲了亲,“好了,别生气了,你不是要把贝司吗?我叫人从国外帮你带把回来。”

    孙志意顿时眉开眼笑,忽略掉方大伟眼里那显而易见的宠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gongzi X3.4 © 2009-2021 xianqing